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太中|黑鸟

*时隔多年复习请走链接        双挑染线: 

*血族paro

*爱恨情仇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616 无夏森林 春

 

中岛敦最后在埃尔加·列农潦草的的墓前停留眼里的眷恋依旧,明明刚刚还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在了自己面前。他花了不少时间把青年的血迹洗净,整个过程进行得寂静无声,萧肃的冬风送来雪花向殉道者致意,青年的骨血皮肉深埋黑色的泥土下,上面覆盖上湿润枯叶与柔软的雪。

 

 

“这个你带上吧,小敦。”滚热的雪不断地从喉颈的刀口咕咕涌出,中岛敦的视线完全被眼泪模糊,咧开嘴那充斥胸腔的愤悲和无力就要随着嘶哑的呐喊喷薄而出,却凝固在心脏哽在咽喉使他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手忙脚乱地压着伤口,血浸过了他的手套粘在掌心上,血液和着落下的眼泪在纯白的雪地上蜿蜒出粉色的痕迹。

青年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他将自己的匕首交到中岛敦手上,连生命最后一刻吗目光都包含着温柔,最后安静地闭上了眼睛,他春盛的脸庞终将在泥土里腐朽。飘飘扬扬的雪很快在站立宛如一尊雕塑的中岛敦小小的肩膀上连同他面前简陋的十字架上积落了一层。

 

好沉啊。

 

 

雪,冬的精灵,请帮助他回到我们仁慈的父身边吧。我诚心祈祷,万能的父神,请收留这个善良的灵魂。

 

为青年祈祷安息喉中岛敦嘴里发出一声呜咽,原本茂密的无夏森林在他单薄的身影显得更加空旷,茫茫雪地留下一连串的脚印,如同受伤幼兽的痛咽撞在这静谧的森林之中消弭于风中。他走着突然摔倒在原地,手抓了一拢雪指尖全是泥与血块,他身子佝偻成一团痛苦的泪水从他被大风吹得红肿的眼睛流下,在雪地里融成几个细小的窟窿。他最后跪在那里成了黑黑的一小团。

 

寒冷的烈风从四面八方涌来。

 

它们吮吸着他的体温,使他没有察觉到正向他扑来的来自黑夜的恶犬的狂吠。

 

 

—615 无夏森林 冬

 

“敦仕中岛最后的血脉,十三年前他被抱来中原家。这些都是祖母给我讲的,那时候我还不记事。”

 

“你今年多大?”青年笑嘻嘻地坐在桌子上看着身边滔滔不绝讲话的男孩。

 

“十五,这个冬天过了就是十六。别打断我说话烦死人了。”他一脚朝青年踢去被后者温温柔柔地躲开了。

 

“啊,也就是说在你一岁的时候小敦就到你们家了。”

 

“是啊,我和他从小长大,一起上学。不过等他成年了就可以继承爵位回中岛旧宅了。”

 

男孩就是现年十五岁的中原中也,距离收到父亲简笺依旧过去一个月了,他与在桌子上坐没坐相的青年——自称是三百年前被灭族的太宰治达成了雇佣关系。父亲让他去圣朱瑾驻扎地落音泉北,它于两个月前失联,这也就是中原中也没有收到中岛敦回信的原因。去寻找中岛敦,因为大雪中原中也不得不在青葡萄徘徊。

 

他只有太宰治这一张牌,因为尾崎红叶经他几次试探并不想帮助自己。虽然感激于她得好心但他头疼得不到情报,可太宰治有情报网,他背后有服务于自己的人脉。

 

我需要太宰治。他得出这个结论,如果不是这个他绝不会和卖了自己的太宰治多讲一句话。两人定好价格,中原中也随身梅太宰开价足够的金币,他把留在青葡萄需要的食旅费划出去将整个钱袋扔给了青年:

 

“剩下的风雪停了再给你。”

 

太宰治眼睛的笑弯了活脱脱一直蓬尾巴狐狸变的,掂了掂钱袋听见里面金币碰撞得哗哗响连连点头:“好,好。”

 

他没在意少年鄙夷的表情,一会恢复了往日春分满面的笑容:“但你要听我的。”

 

“开什么玩笑!我才是雇主好不好!”中原中也显然忘了要不是收信当晚太宰治强行把他留在青葡萄自己可能早已经死在迅速降临不见天日的暴风雪里。

 

“等你把钱付清再说吧。”太宰治没把他言语抗争放在心上,摆摆手劝他放弃,把钱袋装进自己外套的夹层里又拍了拍,晃悠着走出了中原中也的房间。

 

“我拒绝,你把钱还给我。”少年气得追出去小跑着赶上青年的步伐。

 

“服了你了。”太宰治举手投降,转过身被急冲冲的中原中也撞个满怀:“如果我们有分歧,可以商量但是遇到突发事件,不要犹豫听我的可以吗?”

 

他说得极为认真更是中原中也从未见过的严肃。唬人的吧?中原这样这么想,却点了点头。太宰治立刻满意地哼起未完的曲子走下了楼下面人声鼎沸。中原中也一个人被留在原地站在灯光暗淡的走廊上,突然的未知的恐惧催促着他跟上太宰。

 

 

 

半月后太宰治与中原中也到达了落音泉北,那里空得让人害怕。他们只在一片焦土破烂李找到了中岛敦的一只手套,上面焦黑的泥泞令他感到不妙。中原中也一时没了任何有条理的思绪,脑子里一片混乱狼藉就像子做课业时的草稿一样,他努力想挑开那些无用的担心害怕,但没用。

我现在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好笑。他想。这时太宰一只手摁住他的肩膀,中原中也才回过神来感到脱力的感觉褪去了,他快速镇定下来,又恢复那老成的样子。

却不忘一旁太宰治早把自己无措稚气样子看了个光。于是他轻咳两声,故作随意地寻问:“那我们先回青葡萄?”

 

太宰治这才是收敛了探寻的眼神:“先不回去了,去诺夫镇。”太宰治脸上的平静能够带来极大的宽慰作用,中原中也又提出想往森林深处找,也就是沿着泉水去找。

 

落音泉是温泉,终年不冻,是无夏森林的生命线,太宰治鸢色的眼珠在眼眶里转了转,但他驳回了:

“如果小敦没有被抓走的话,半个月时间,早就走出森林了。”

 

“可是有暴风雪,他可能困在哪了。”暴风雪,生存下来的可能有多大呢?

 

“那你别指望了,早死了。”太宰治话音未落就被中原中也一拳招呼上去,他笑吟吟地挨着:“你看朱瑾边上的圣水结界,结果不破血族就进不来,中也,我们正站缺口的地方哦。”

 

中原中也一抬脚,细细的圣水渠果然断了一截。可恶,他狠狠踩那里。剩下的不用太宰治解释都知道,吸血鬼连浸过圣水的泥土都是碰不得的,有缺口就是:


圣朱瑾里面有血族内应。



—tbc

评论
热度(2)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