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凝胶

“无论我本人多么平庸 我总觉得对你的爱很美”

双首领|掌心的温度

。是屎👋


“你在想什么。”


灯突然那么暗,福泽谕吉尚未回答问题嘴唇吻到两片柔软,他知道此刻黑暗是森鸥外在手环绕过自己脖子时不耐的手指顺便关上了空气开关。失去视觉前年下者眼下积劳的红色成了他眼中最后一抹亮色。


“你呀……”福泽谕吉心中暗叫不妙沉沉叹息后双手环过比起身高对应体格更为纤瘦的腰杆,他的手习惯一样伸进衬衣下摆与裤子的间隙中,一寸寸潜行着与森鸥外侵犯他嘴唇口腔的进度同步。


森鸥外看见福泽谕吉闭上眼连舌尖也顺从自己任性生硬地回应着,他到底在想什么呢?腰间的触感激得他躲了一下被男人手臂硌得更紧。他灰绿色的眼睛,森鸥外想看见福泽的眼睛,即使这样真的很败坏兴致。


福...

那位外包双首领里面全是双黑的太太请看这里

你知道开开心心点开自家tag里吃了后辈cp的粮的感觉吗,朋友,你还借鉴了k同人里的梗????别带前辈出场了,ballball您

出本❌想印个个人摸的双首领册子👇

欢迎主页浏览文集观光

想找个人平摊一下印本钱有意私戳就👌我膨胀我不要命

实在不行我用水滴筹(?)

双首领|残留于春天的雪

。有国太,成分是对半分

过了很多年,森鸥外心里依然记得福泽谕吉少有的笑声,闷闷地从男人胸膛里传出,不大,却能让挂心的人记得很久。

太宰治是冬天过后才肯出门的人,一整个冬天他都坐在屋子里临街地窗边看着不断落下纷纷扬扬的大雪直到它们全部化尽。当他套着厚厚的棕色呢子大衣见到一个冬天不见的森鸥外时心里总有些惊讶,这个男人怎么苍老成这个样子,一个季节才三个月而已。

“进来吧。”森鸥外见到来者只是淡淡地扫过一眼就转身钻进厨房去清洗茶盏。

“森先生。”太宰治这样看着他动作,陡然觉得有些事情涌上心头,这种感受如同和老友久别重逢一般。

“嗯。”这声呼唤像粒石子投进深潭中没有回应,良久,厨房那边有了森鸥...

关于我单位

PK太rio了吧有什么搞同人的必要吗???

双首领|为了明天

。是福森

。是一千多字出头的试阅

请随意批评👌

入秋的东京街头完全没有萧瑟的样子反倒因为路旁红棕色的枫叶显得格外热闹,但依然没有缓解淅淅沥沥小雨洇湿城市的冷感。

路上行人匆匆脚步带起不少红叶他们蹭过福泽谕吉的肩膀,闷闷的撞击并没有使他皱眉干脆说是没有任何影响。他径直拐出主街,小巷里别有洞天不停变换色彩的霓虹灯将他银发照得纤弱透明连同睫毛也发出脆弱气质的微光。他面庞轮廓硬朗疏离感顿生,嘴唇厚度恰好没有一丝笑容。他冷面推开酒馆的门,铃铛在头顶清脆地摇了两下。

酒馆还没醉倒的人视线都集中了过来,尽管这样福泽谕吉依然没有停下自己寻找目标的脚步。醉鬼们都啧了一声,因为来者是“it”是仿生人,...

PK|最爱你的那一年

#杜撰

最爱你的那一年

我们不再拥有的夏天。

龟梨和也与山下智久有心照不宣不能言语的秘密,那是发生在两人在成年的边缘的事,带着余夏纯白校服被汗水浸透贴在后背的黏圌湿感的初恋。

龟梨和也想起来他其实有很多疑惑没有问山下,有可能是太忙了,或者气氛真的不太对也许是因为赤西在场,如果十七八岁仍逮着他问为什么我们不像以前那么好了那才是很丢脸的一件事,又不是小孩子了,因为他这样的想法所以错过了很多山下澄清的机会。

虽然直到现在他们依然极少提及那几年的微妙,山下对龟梨说讲不清楚,都是善解人意的人他们对视一眼龟梨自然说好。

于山下智久而言自己对龟梨和也的感情永远是难以言表的,缓慢的拉动丝绸质感的东...

双首领|I KILL YOU I FELL YOU

*过七夕,讲究👌可以开始做我的咖喱饭了

* @宗像寿司 出来挨打

他们从对方死去的血泊中重生,重新学会行走,走在了各自曾经的道路上。

圆圈舞。

福泽谕吉重新品尝森鸥外嘴唇的味道间隔了十二年,他惊讶森能让他压着头发抚摸亲吻,毕竟像青年医生这样注重形象的发型有一点不对就非常生气。

今年夏天开始得突然,几场淋淋大雨几次转寒太阳就稳定六点出来炙烤得每寸地烫如铁板。福泽不论从各感都预料这将是个苦夏。诸多事情接连发生,因为就算过了多年还算平静的日子,福泽谕吉总认为他与对家那位不省自己心的首领迟早有一个死在对方手上。

果不其然他就被袭击了,好死不死要解开这种困局只有他们两个中死一个。福泽谕吉躺...

森太|aloha heja he

*是我便签自己写的

太宰治非常可怜,因为他是个骄傲的人。

在混入侦探社之前他有近半年的空当,他去了很多从前没有去的地方,就算曾经的工作让他快要跑遍世界,但对于自己生长的国度,还是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

他放弃过早穿上的西装,原本松散的头发更不管不顾,换了休闲服,他看着镜中的青年,好像比之前小了许多。

所以乘车去东京在街上闲逛的他在偶遇前上司时后者没有一眼把他认出来。

“一起去吃顿饭吧。”他说得非常真诚,紫色的眼睛在银座玻璃外墙反光下显得妖异。

太宰治本来想拒绝,他看了看男人身边无人,虽然立秋后天气依然炎热,但他却在森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秋天的萧瑟。

他点点头,挺直了腰杆重新去看面前这...

双首领|孔苏

*稍稍带着今天淋雨的感觉

孔苏

房间的窗帘常年拉上被工作台压住,天刚蒙蒙亮夏天总是亮堂得很快,福泽谕吉醒来,觉得,自己对猫可能就是叶公好龙,因为他再一次被森的猫儿跳跃踩醒。

“嗯……”森鸥外很快也被折腾起来,那只叫狗狗的猫据他说就是人来疯,换句话说它一见福泽谕吉就兴奋。不管是他站着坐着,站着咬他的腿,坐着咬他肩膀有时还会顺着衣服爬上他的发顶……

从没被猫黏成这样的福泽有些受宠若惊,后来发现咬着是真疼,不是玩耍,还是皱皱眉头狠下心把它丢出房间了。

“你能不能管管猫?”
好久没受过伤的福泽觉得猫尖尖的牙齿咬在手上都疼,拿起森鸥外在桌上放的免洗手消毒液倒了一些在手上,疼痛辣辣地刺在伤口上。...

1 / 16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