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凝胶

Le ciel

森太|aloha heja he

*是我便签自己写的

太宰治非常可怜,因为他是个骄傲的人。

在混入侦探社之前他有近半年的空当,他去了很多从前没有去的地方,就算曾经的工作让他快要跑遍世界,但对于自己生长的国度,还是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

他放弃过早穿上的西装,原本松散的头发更不管不顾,换了休闲服,他看着镜中的青年,好像比之前小了许多。

所以乘车去东京在街上闲逛的他在偶遇前上司时后者没有一眼把他认出来。

“一起去吃顿饭吧。”他说得非常真诚,紫色的眼睛在银座玻璃外墙反光下显得妖异。

太宰治本来想拒绝,他看了看男人身边无人,虽然立秋后天气依然炎热,但他却在森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秋天的萧瑟。

他点点头,挺直了腰杆重新去看面前这...

双首领|孔苏

*稍稍带着今天淋雨的感觉

孔苏

房间的窗帘常年拉上被工作台压住,天刚蒙蒙亮夏天总是亮堂得很快,福泽谕吉醒来,觉得,自己对猫可能就是叶公好龙,因为他再一次被森的猫儿跳跃踩醒。

“嗯……”森鸥外很快也被折腾起来,那只叫狗狗的猫据他说就是人来疯,换句话说它一见福泽谕吉就兴奋。不管是他站着坐着,站着咬他的腿,坐着咬他肩膀有时还会顺着衣服爬上他的发顶……

从没被猫黏成这样的福泽有些受宠若惊,后来发现咬着是真疼,不是玩耍,还是皱皱眉头狠下心把它丢出房间了。

“你能不能管管猫?”
好久没受过伤的福泽觉得猫尖尖的牙齿咬在手上都疼,拿起森鸥外在桌上放的免洗手消毒液倒了一些在手上,疼痛辣辣地刺在伤口上。...

PK|Fly Me To The Moon

*见生人有感

Fly Me To The Moon

这里好多人,他有点想念龟梨和也那间公寓了,在寸土寸金的地方不大不小地在龟梨手中精致着。
听翻译说就他脚下所踩的地方的含金量在上海也能与他们所住的那幢房子相较,有可能还会翻几倍。山下智久笑笑,他内心其实对住哪里没什么硬性追求,非要说,和谁比邻更重要一些。

“我们比中国快一个小时哦。”龟梨听到他要去中国的行程面露喜色脱口而出就是小笼包。山下一边摇头收拾收拾自己行李,一边抱怨:“就知道小笼包,我要去几天都不关心。”

“我知道呀,你发给我了嘛,”龟梨板着指头扎着不久前留长头发的小辫子把一些瓶瓶罐罐塞到他箱子里,思索了一阵又拿出来,“海关过不了吧...

恨走前没换手机😭😭😭😭崽太好看了我疯了

叶黄|广州爱

*摸🐠

*很平常的东西

广州爱

这是黄少天生活在这座城市的第二十五年,夏天的炎热有增无减,清清爽爽出门走不到几步就出汗像刚洗完澡一样。

有地铁,虽然不断地投入新的但坐到旧车厢的机会更大,黄少天很少仔细看这些变化,要是看了就会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地铁变旧了,手里的羊城一卡通从学生证磨损成了大人专属,他长大,攀过了巅峰,正慢慢往下滑。

往下滑。

他开始心虚,害怕自己陪不到蓝雨迎接下一次冠军。

叶修是不习惯这边天气的,就是夏天晴天多于苏杭,但对他常年待在室内阳光乃身外之物的人来说,天气如何确实不是能影响他对城市的好感因素。
但他喜欢黄少天看见自己哼哧哼哧提着个行李箱出现在他家门口脸色的惊...

森爱|水晶鞋

*安排👌

我们活过的刹那,前后皆是暗夜。

费尔南多·佩索阿

“爱丽丝——”男人拖长了呼唤,在远远的走廊外隔着厚重的木门都能传达到她的耳膜。她从床上跳下去,对于她的身材有些高差点跌倒,她想起男人的赞美:

我喜欢你摇摇晃晃走路有些笨拙的样子。

她没去看新任首领的就职仪式连后面的晚宴他特意请来的甜点师也没能动摇她的决定。

男人名为森鸥外,正在门外叫她,呼唤她,前一声高,后一声低,如情人的呢喃耳语。

“爱丽丝。”

爱丽丝,她的名字,他们一切的起源,所有大川江河的初始涓涓细流,于碎石中涌出,最终淹没一切。

她更喜欢他孤立又狠厉决绝的样子,他站在气息奄奄的前任的床边,戴着...

双首领|FAKER

*一小时极限摸鱼

夏天是,井里捞上来的凉水西瓜,烤得温热的天台水泥地,在星光璀璨天空下急匆匆的吻。

森鸥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回到十二年前破小诊所的一天,他打开摇摇欲坠的铁门门把上的红锈就让他放弃了手套。呛鼻的灰尘弄了他满身,他差点闷死,森鸥外把手套摘下塞进口袋里,眨了眨眼睛,听说睫毛能挡住些灰尘眼睛一阵刺痛恐怕是自己睫毛太短。

骗王之王。

他记起福泽谕吉的评价,像个职业诈骗师。

“诈骗师哪有不职业的?”彼年二十八岁的森鸥外笑眯眯地把只受了点轻伤的福泽谕吉推上病床,不待男人反驳我只受了这么点上需要上病床?森鸥外温热的手就覆上他的眼睑,他对福泽说:

“不,医生觉得您该好好休息。”...

搞个我单位真相是真,本来想搞真相是假的dbq两位太甜了搞不起来😀😀😀嗑pk给我快乐

PK|感谢你是爱我的

*杜撰,纪念今天份的糖

*请两位再限定活动吧,信女愿吃素整年

*bgm是霉霉的everything has changed

最近的困扰是,我的前辈对我似乎很有好感但我不能确定是否为恋爱状况。

龟梨和也秉承着做事认真力求完美的理念,却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有点不知所措:比自己大一岁同级前辈山下智久的手按在肩膀上,“去喝点酒吧。”

夹在团员脱退与新剧拍摄之间,沉没在焦灼中的龟梨和也终于生病了,喉咙干哑,咳嗽不止。
然而生病也没辙,该忙的事情还是要忙,新剧棒球节目都不能落下,山下智久空降进入他的生活,要不是他们偶然在公寓门口碰见,龟梨和也还不知道山下智久已经离自己这么近了。

直到他们再一次好巧不...

诸君,黑崎x庆哥🙌🙌🙌🙌我光是想想就腿软

1 / 15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