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遇到和冷战对象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怎么办?

*时空操作/OOC
*放开我,散瞳前我还能写

“啧。”山下摸着自己被龟梨咬出血的嘴唇,后者恶狠狠地往他腰腹揍了一拳戒备地看着他,眼睛里的火仿佛要在他脸上烧出两个孔来。
“你真的太过分了。”龟梨用力擦掉唇上山下的血,“请你出去,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报啊。”山下抱着手靠在墙上,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如果你想我们的事让赤西以及所有人知道,包括爷爷。”

“你怎么总是抓着赤西不放?”龟梨皱着眉头感叹面前这个不可理喻突然亲人的人怎么会变成七年后温温柔柔笑着问他要不要聊天的山下智久。
他为什么总绕不过赤西,龟梨觉得很奇怪本来他们小时候玩得好莫名其妙就疏远了又重新捞起来但中间始终转着个赤西仁。
出道之后就非常明显的微妙的关系,到现在终于爆发了。

“现在问这个也没意义吧。”

“你说清楚。”龟梨完全气到暴躁边缘,这个山下智久还用自己的话来气他。

山下沉默,依然是油盐不进的表情。龟梨还是第一次见到无理取闹任性到极点的山下,他想到了自己预知的未来,突然笑出声。
山下被他笑愣了。

“你喜欢我?”

“你在吃醋?”他追着问,结果就是山下表情愈发不好最后摔门而去。

他走后龟梨松了口气,赶紧去打开房间门:“yama?”
万一他不在了……相同的人但来自不同时空肯定是不能相容的吧。这么想来龟梨越来越着急,连声音都不自觉高起来,“yama!”

“在呢。”他被人从背后抱住,原来他坐躲在门后,“你在担心我吗?”

“怎么可能。”龟梨暗暗安心下来,也是一时着急脱力就这么让他抱着。“刚才他打开门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吗……我突然被关入一个黑色的房间里,没有边界也没有光,有点吓人呢,但当你把门关上后又恢复正常了。”

“这样子吗……”果然一个空间不能同时存在着两个。

“不用太担心。”山下蹭了蹭他脸颊,“现在这个山下智久随便欺负,惹你生气了就揍回去。”

“你还真是对自己不客气啊。”龟梨噗地被逗乐了,“所以你赶紧走吧,搞得我担心。”

“他刚才做什么了,让你这么生气。”

“哎,你别提。”谈及此事龟梨有些嗔怒,眼睛也瞪圆圆地看着山下,“你记忆里有找过我吗,在这个时间。”

“没有。可能是我到这里来之后发生了轻微的改变。”

“然后改变未来。”

“对,说不定我就没有再追你了,因为已经在一起了。”

“哼,要是我肯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别记仇呀。”山下轻轻地把怀里的龟梨扳过来面对着自己,不待任何解释就吻在青年弧度美好的嘴唇上,
“他亲了你,对吗?”

“嗯……”龟梨顿时羞得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让自己钻进去,到底搞什么啊,这是梦吧。“你恶心死了。”

“他怎么亲的,是这样吗?”山下不羞不恼笑眯眯的样子像只蓬松红尾巴的狐狸,他捧着龟梨的脸目光全在他眼睛那。别这样看着我,龟梨觉得自己掉进陷阱。他们又一次嘴唇相触,尝试更深刻的东西,门齿相碰时的疼痛激起他眼角泪水,“唔……”男人抱他的力气越来越大。

“我好喜欢你。”喘息未定间他听见男人咬着自己耳朵,情话绵绵。

—tbc

评论(11)
热度(28)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