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伞修|今晨出门昨夜归

旧文整理


一:
你知道有两个最优雅的杀手,惰性和时间
惰性是一只虫子,时间是一只疯狗。

二:

叶修早就知道,苏沐秋绝对是个天才。

正是春夏模糊的交界点,热风呼呼,他站在网吧旁边宽阔的主干道上,耳畔都是道旁满树梧桐叶摩挲的簌簌声。近夏,树冠又不够遮天蔽日的时节,这条路上总是遍布鸟屎。

他避开差点落到身上的不明物体,扭头一看,发现不过是一团卷曲的树叶,他情不自禁的大笑起来。

连这种细节,苏沐橙都保留下来。她总是这样细心,答应过的事都苛刻的对待。就算她万般不情愿,在他的恳求下,还是答应了他去搭建了这个回廊。

一年前叶修查出重病,治疗没起多大作用。一个月前已经躺在床上基本无法动弹。他知道这次自己不会好过来了,只希望能离开的安静些。于是那天苏沐橙按例来看他的时候,他问能不能替他做一个记忆回廊。

苏沐橙听了他的话,脸色一变,“你开什么玩笑,想都不要想。”

叶修病了却异常固执,“我知道那个类似的项目,你帮我去问问他们需不需要实验的志愿者”

苏沐橙难以置信的盯了他一会,“你什么意思?你觉得自己快死了?你知不知道要做那种东西一定会损伤大脑,他们不给活人做。”

“我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叶修笑笑“我不想一动不动地躺上十天半个月,不停地打止痛药,可怜兮兮地死掉。我不想死在这。”

“我们以前不是说好了,要是有人病的只能靠呼吸机了,另一个就负责帮他拔管子。”他还在说,“等回廊做好了,你就负责把我脑子接进去,再过段时间,等我呼吸也停了,你记得帮我搞个简单点的葬礼。”

“神经病!”苏沐橙看他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不愿再听他一句。

后来她威胁他,再提这件事就不来看他了。叶修这才闭了嘴,直到他开始出现间歇性昏迷的时候,才不死心地又说起这件事。

此时的他已面入枯槁,两眼浑浊,他说:“趁我还醒着,你赶快答应我。” 

苏沐橙咬了咬嘴唇“你到底想要回廊做什么?”

“我想念年少时的自己,而不是现在烂糟糟的样子”他试图挤出狡黠的笑“求你了,我也想念小时候的你。”

“你个大骗子”苏沐橙面无表情的说,两滴眼泪就掉了下来落到叶修苍白干枯的手掌上。她知道叶修想念的是谁。

他点点头,“谁说不是呢?”

二:
记忆回廊是个仍在小范围测试的商业项目。基于脑活动的模拟,在虚拟空间复原记忆,以此实现记忆的浏览。 
因为构建过程必然会对记忆主人的大脑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这个项目一直本着自愿的原则开展着,一般在记忆主人宣布死亡后几小时内进行。拥有主人生前授权的人可以作为“游客”进入回廊,进入挑选出来的记忆片段中,再次见到自己的亲人、朋友、情人。
叶修的回廊比较特殊,它在他死之前完成,然而部分脑损坏后他依旧在自主呼吸,于是可以以游客的身份进入回廊,浏览自己的记忆,只不过对这位游客来说,这是一段有去无回的旅行。
他还记得自己刚进入回廊的时候,被它的简陋惊呆了。它异常的单调,整个呈螺旋状上升。走廊一侧全是木门,门牌上标注着日期。他一生再短,也快有三十几年,这三十年几年的记忆,不是每分每秒都有意义,再除去那些模糊的混乱的部分,余下值得重温的并不是很多。

还真是,有点遗憾呢。

而标着四月二十二号的门后,初夏的风席卷着熟悉的场景。可那家网吧面前的主干道这样平淡无奇的场景在叶修心里已经有了千次百次,他都想不起来这一天为什么给自己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
然后他看见自己坐在马路边抽着烟盒里最后一根烟,眼里全是茫然。他忽然想起来,这天是他遇到苏沐秋的那天。

不可磨灭的,永远都在他心里的人就在那天进入他的生命中。
“要不要和我一起?”

这场面不管多少次在脑内重复,拗不过心中的回答
“我可是很厉害的。”
要,要和你一起。
即使知道我们的结局很惨也会答应。

因为我爱惨了你。

叶修第一次如此像旁观者一样看见他自己与苏沐秋的相遇,一想到最后。

还真是一个不太好的结局呢。

“这里就是我们的常住地了。”苏沐秋将叶修的箱子轻轻放在地上。一个长发的女孩跳脱的向他们奔来“哥哥!”
苏沐秋揉了揉女孩细软的头发“这是叶修。”

这女孩对叶修来说并不陌生,甚至还有些熟悉。
“这是沐橙,我妹妹。”苏沐秋看着面前两人都愣着,轻咳一声。到是叶修先蹲下来,“我是叶修,叫哥哥。”一双好看的手伸到年幼的苏沐橙眼前,小沐橙轻轻的把黏答答的小手放到叶修的手掌心“叶修…哥哥”露出的小虎牙萌的叶修把她手捏的紧紧的。
真好啊,要不是不能出去了,真想给沐橙说说她小时候的样子,好可爱的。沐橙都记不得自己小时候的样子了吧。
叶修站在一旁看着三人,不由得笑出声来。此刻他看清了苏沐秋刘海下,当年他没有抬头而错过的笑。
苏沐秋长得好看,从苏沐橙长开后的眉眼就知道他的脸庞的清秀,此刻叶修瞧见苏沐秋看见叶修紧紧握着苏沐橙小手的样子的自然一笑。
叶修觉得真没白来,原来自己错过了这么多。

他这一笑又是好多年都记着。

“我洗好了。”叶修擦着头,看着已经洗完澡的兄妹两人直直地看着自己,“怎么了?沐橙怎么还不睡,‪明天‬不是要去上学的么?”
“阿修哥哥怎么办呢?”苏沐橙完全信任这个由哥哥带回来的少年。
“哈?”叶修挠挠脑袋“不是一个人睡的吗?”
“咳,阿修啊。”苏沐秋的语气突然变得沉重“你要知道这里只有两间卧室,我已经尽力了。”
“……”叶修扫视着这个虽小但是功能俱全的房子之后沉痛的发现只有两个房间的事实。
“我睡沙发。”十四岁的叶修沉痛的挤出几个字。
“长久也不是个办法,况且睡沙发会让骨骼不好发育。”苏沐秋在一旁认真的分析着“到时候你要是长不高或者高低肩…”
“好好好,我和你一起。”叶修无奈的将手上的毛巾扔在苏沐秋怀里意思意思反抗一下,“那就赶快吧,沐橙也要上课不是吗?”
“行,沐橙快去睡吧。”苏沐秋牵着苏沐橙走进了左边的房间,合上门里面窸窸窣窣没有断绝,叶修轻轻贴过去听。
叶修坐在沙发上看着那时的自己笑的喘不过气。
“哥哥,叶修哥哥会不会一直陪着我们啊。”
“会的。”苏沐秋温柔的声音是叶修贴着门唯一听清的一句话。

谁叫苏沐秋说话跟口含大*一样,含糊含糊的。

大笑之后叶修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失落“会的。”我一直陪着沐橙,你呢?

看见自己飞快地走到餐桌边假装喝水和推门出来的苏沐秋叶修有点笑出了声。觉得当年自己真是青涩的可以。

“睡觉吧。”苏沐秋看着叶修,眼里的笑沫子像是要溢出来。
“嗯。”叶修跟着他们进了那间小小的房间,别说还真有点像后来兴欣网吧的那间小黑屋。
“这样玩游戏比较有气氛。”苏沐秋看着黑暗中叶修亮晶晶的眼,把窗帘挽起来,城市的点点灯光从漆黑的幕布点出。
“行吧。”叶修耸耸肩,看见靠墙而放的单人床“你睡里面还是我睡里面?”
“你挑吧。”苏沐秋这时候到是很大方
“外面。”叶修看着苏沐秋爬上床靠在墙边乖乖给他留下大片空间,满意的躺下去合上眼。
“晚安。”苏沐秋声音很轻,好像快睡着了一样。
“嗯。”叶修闭着眼回了一句,便睡着了。

咚的一声皮肉撞击地面的闷响,苏沐秋睁开了眼,发现了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叶修,揉揉眼睛:“你干嘛?”
“摔下来了?”叶修显然也是没缓过来,脸上就差写个懵字了。
“嗯……”苏沐秋叹了口气,伸手把他拉上床:“睡里面吧。”
“……”叶修还是懵的,任由着苏沐秋摆布,把他安置到墙边,他听见苏沐秋那带着浓浓困意的声音,惫懒里的起床气:“晚安。”少年叶修没理这句话,困难地翻过身面朝着墙,已经睡着了。


“晚安。”叶修口中这句迟来的问安在他嘴里放缓了,如情人之间的呢喃,又轻又柔。


房间又重回安静,叶修从门边走到窗台前,发现明明困意满满的苏沐秋竟然没有睡着,眼睛直直地盯着天花板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叶修走上去,凑近看,吻了一下苏沐秋的脸颊,后者毫无反应。
在虚像里,身为游客的叶修才是虚像。


四:
天边爬上一点点白色,叶修看了一会睡在床上两个人,好像要把他们刻在眼睛里一样。他终于舍得起身去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门外并不是那小小的公寓客厅,而是全木结构的粗糙的走廊,叶修愣了愣,突然想起了什么,继续往前走。

五月二十九日

木牌上歪歪扭扭的的字让他感觉好熟悉。他推门进去,一个人却比他更快穿过他的身体。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兄妹两的声音伴随着喷出的彩带挂了叶修前面的少年一身,“你们怎么知道的……”少年少有的意外,但还是很高兴。
叶修凑过去看着三个人分切着极小的蛋糕,沐橙笑的很甜。至今叶修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生日的。
镜头快进着,推到了深夜。“终于把沐橙哄睡着了。”苏沐秋一脸疲惫,但是看得出他的高兴。

“睡觉吧,很晚了。”苏沐秋自然的勾着叶修的肩膀朝着他们房间走去。
两人难得互了一声完整的晚安,然后架起式要睡觉。结果都失眠了……
“沐秋?”叶修声音有点沙,不知道怎么了。
苏沐秋正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听见叶修唤他。赶紧闭上眼装睡,没有回答。站在一旁的叶修捂着嘴看着苏沐秋那副样子,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可以放开笑的。
“苏沐秋,起来起来起来。”叶修不知道怎么,突然坐起来摇着苏沐秋的手臂。
“嗯嗯嗯。”苏沐秋猛的把叶修按下去“说。”两人仰躺在床上,一旁的叶修怎么看都是这两货一副事后的样子。
“喂,你和沐橙真的是亲生的吗?”
“哧”苏沐秋突然笑出声来“当然了。”
“那你头发怎么……”
“天生的,没办法。”苏沐秋长叹一口气“说实话我真的挺羡慕你们的头发的”说着苏沐秋仔细的把叶修的一撮头攥在指间把玩“沐橙的头发总有一种很脆弱的感觉,我试了很多方法,但还是没用。”

“那就不要给她扎辫子,就这样披着,挺好。还不伤头发。”叶修对自己的头发被人攥在指间没什么意见,很是认真的回了一句。
难得认真起来的叶修让苏沐秋愣了愣,然后笑得跟什么似的“哈哈哈哈,叶修你,还真是难得”
苏沐秋的反应让叶修也有点诧异“……”随后立去抓苏沐秋头发“我还不是疼你妹妹你笑什么?”
两个人打闹了一阵叶修翻身过去面对着墙,背一起一伏着不一会便平息了。
睡着了。
“阿修?”苏沐秋轻轻的唤了一声,没有应答。轻轻的撑着去看,发现他真的睡着了。苏沐秋没有迟疑,轻柔的在叶修额发上吻了一下,像平时哄苏沐橙那样,却是不像的,掺杂了其他更多的:“生日快乐。”
随后便躺到了熟睡的自己的身边,闭上了眼睛。
站在一旁的叶修此刻再也笑不出,他知道会发生什么这只不过是意料之中的罢了,但亲眼看见这一幕像是松了一口气,这奇怪的心情从何而来叶修不知道。
那台苏沐秋嫌弃很久的电脑边有一张小小的纸片,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自己的生日
“五月二十九日”叶修在心中又默念一遍,发现那是门口的木牌上的字迹,来自苏沐橙。
原来她从那么小就记得自己生日了呀,叶修感觉眼睛有点酸。走到床边看着浅栗色头发的苏沐秋,笑了。伸手摸摸他,空,原来自己才是不属于这里的。
那时候他和苏氏兄妹已经生活一年多了,跟着他混迹各网游。苏沐秋就靠着养活自己和妹妹沐橙。叶修表示意思意思心疼,于是一齐去混网游,叶修才知道把游戏当做生存的重心其实很累。

他想,自己心里大概有个在乎的人了。


五:
原来那段时间过得那么快,叶修越来越喜欢守在他们身边,回味着那些他曾毫不在意的。
早在孩子时就已经很感谢啦。

于是春天叶子哗啦啦的掉了下来,又换上了浓浓的新绿。像是昨天还是空空的树枝,今天就盖满了嫩绿的树叶垂下来。

两人和自家妹妹的生活过得更像是一家三口,叶修感叹完这句之后苏沐秋立马就损了一句“没见过这么不正经的家长。”

“谢谢夸奖”叶修特别不要脸的贴过去,趴在苏沐秋身上“那苏大大是要做妈妈还是爸爸啊?”
“滚滚滚”苏沐秋愣了一下马上推开叶修,挠挠微长的头发。

叶修觉得这玩笑开大了,静静的看着苏沐秋的反应。两人对视良久“要做也是你当妈妈。”苏沐秋抛下听得一愣一愣的叶修走出了房间。

好像,是恋爱的时候了,有喜欢的人就去追和他在一起,就像饼干开封要赶紧吃掉道理是一样的。
赶着最好的时间,做最想做的事。

叶修觉得自己那时候真傻,但那时候少年神经大条,感觉的到的那都是小姑娘。

谁说世界早已没有选择,我不是选了你么?

如果这旅行没有终点,叶修感觉一股巨大的遗憾包裹着他,这里是他选择来的,他不愿离开。

“阿修你知道吗”夜深,苏沐秋突然冒出一句让睡在一旁的叶修吓得一抖
“我不喜欢这些生活,如果可以选择我不会选择苦难。”苏沐秋的眼神看得人心疼,叶修看见自己愣了愣,转过去凑到苏沐秋身边闷闷的说了一句“有我就不会。”

天知道他那时候怎么想的,叶修突然想到“一见钟情”这个词,嘲笑自己太煽情。

这时苏沐秋眼神扫了一眼房间,那极小的一瞬与他视线相交。

就算是我们之间简单的对视,我仍会心悸。

叶修缓步走出了门,再轻轻的合上,似乎害怕打扰到里面两个人。




于是这是个坑 我还没填完





评论(7)
热度(23)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