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双首领|人寰

*双首领AU偶像设定
*全是私心自己喂糖
*上一part的后半部分总算是甜回来了
*我真的超爱少年了

F side:

森如果离开FMORE,真是无法想象。福泽选择了折中,出国学习,他想起自己与森最开始双人组合的构想,是他们太贪。
森的掌心贴着自己的两人牵着手走下台一直上保姆车都没分开过,重要的东西就在身边啊,他偏头看了看森的侧脸——只是出国学习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
把森送回家后福泽直接去了事务所,坐在属于FM的活动室里与森相遇再到与织田其他三人作为伙伴成为一个完整的FMORE桩桩件件的大小事快速地放映而过。他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他在等,森松开他的手下车时说明天见,福泽在心里说过了今晚你绝对不想再见到我。
他就这样坐着,直到接到森的电话,他才终于有种确切在人间的疼痛,有什么东西在自己接通电话后森的沉默中一点点坍塌粉碎。
他听见森粗重的呼吸声,不要忍了,他想这样说,然后说些安慰的话像之前见面会上安慰自己一样的话语,福泽艰涩地叫着另一头的青年的名字:“Mori……”
大概现在被他揪着领子打一顿会让他u好过一点,两个人都会好过一点。
“为什么。”福泽头一次那么想逃开森的询问,小指那圈银环,像红线一样把他们牵在一起,现在快要被生生扯断了。
“想去了,正好有这个机会。”
“现在是凌晨一点,福泽谕吉,你先清醒再确认刚才说的话!”森的低吼带着鼻音,红鼻子了吧,但你只难过一点点吧其他的都丢给我好了,像丢给我你不爱吃的西红柿香菜和笋干一样。
“是我自己想去。”那些东西我都会好好吃掉,不是吗?“又不是不回来了。”
“FMORE的F是谁,你简直是在公开拆团。”
“F—Fukuzawa Yukichi,M—Mori Oug……”
“亏你知道。”森强硬地打断了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一言一语地往福泽身上砸:“FM不需要不负责的member,你走了就不要回来!”青年情绪一激动就会哭,福泽知道他看过森边流泪一边和织田打成一团一拳拳力气却没少。刚才的声音已经有了山雨欲来迹象。
“Ougai,已经定下来了。”
他一走了,所有的东西都会压在另一个top,也是团里的末子,更是隐形leader的森身上,福泽眼前出现了森走在他面前小小瘦瘦的样子,那样的肩膀怎么扛得起。
“那你想去就去吧。”说罢森切断了通话。福泽把手机放下,用袖子擦掉脸颊上的泪。要怎样做,他只想去一个没人的地方最好有酒和红毒。

“虽然很突然但确实和事务所定下来了。”福泽笑容诚恳地向着镜头表示感谢。
“Mori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呢?”
“Mori昨晚和我在电话上谈了很久,他说想去就去吧。他很支持我,我很感激他。”福泽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整理自己卷翘的刘海。
“那Mori……”
他记忆淹没在凌晨六点的紧急新闻发布会上,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在飞往LA的飞机上,他要在将踏上陌生国度争取到一席之地否则不能回去。不能再和森,与他们站上同一个舞台。
福泽孤身在异乡的夜晚有时会恨,恨自己什么也不说,恨森什么也不知道。
他想念他们还是jr时自己和他回家时一条路,他们总爱在枢纽站下车吃完一点小食再慢慢走回去。想念jr的一次比赛赢的人可以带上一个同伴去想去的地方旅行,自己如有神助地赢了森好开心地挽着他胳膊:“带我去北海道吧!”结果两人还是去了福泽选择的冲绳。他在帐篷中醒了,森早就蹦出去了,自己则睡眼惺忪地跟在少年后面。
早上的太阳把满天云霞染成紫色,森就踏在那片紫色里,一层毛茸茸的阳光穿在他身上,少年的脚浸在青蓝的海水里。世界突然亮起来,颠倒,福泽就没望过那片紫和站在里面的人。

“你在做什么呢。”他在平安夜接到森的电话,福泽觉得圣诞老人的礼物终于到了。
“我好想你,Ougai.”他说,心里七上八下打着鼓,真糟糕啊说不出其他的话了。
“……你还是别说话了。”森的笑声很轻,如同吹皱春天飘着碎冰的湖面的风,福泽咧着嘴笑起来,他放下手里的吉他回到更为安静的卧室再次给电话那头疑似害羞的青年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
“我好想你,Ougai.”

—tbc
*jr——某j字打头事务所的练习生通常十一二岁选入

评论
热度(11)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