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最爱你的那一年

#杜撰

最爱你的那一年

我们不再拥有的夏天。


龟梨和也与山下智久有心照不宣不能言语的秘密,那是发生在两人在成年的边缘的事,带着余夏纯白校服被汗水浸透贴在后背的黏圌湿感的初恋。

龟梨和也想起来他其实有很多疑惑没有问山下,有可能是太忙了,或者气氛真的不太对也许是因为赤西在场,如果十七八岁仍逮着他问为什么我们不像以前那么好了那才是很丢脸的一件事,又不是小孩子了,因为他这样的想法所以错过了很多山下澄清的机会。

虽然直到现在他们依然极少提及那几年的微妙,山下对龟梨说讲不清楚,都是善解人意的人他们对视一眼龟梨自然说好。

于山下智久而言自己对龟梨和也的感情永远是难以言表的,缓慢的拉动丝绸质感的东西在紧紧相夹的缝隙中穿梭,慢慢的又轻又缓在他们心上抚过。

野猪大改造拍摄前他们相约去看过旧龙泉中学可能是因为确实需要或是学校对拍摄的重视操场正在翻修,两位衣着光鲜的少年彻彻底底被飞扬的灰尘扑了个灰头土脸。所以他们很快溜走,因为安排的是一天熟悉片场时间还早龟梨说那我们各回各家吧。山下点点头同意了却一直跟在龟梨身后,我可不可以去你家吃饭。
可是我也不想做饭啊。正是八月初的天气热乎乎的风吹开两人刘海,龟梨和也突然觉得就算脑子里有再多不解和疑惑也抛开了,他说那我们去小时候经常去的那家店吃豆腐冷面吧。

那天过后他们关系温度又回升了,真是奇妙。豆腐冷面过后山下就很快放下架子经常来找龟梨,他被赤西约走前都要抢着时间给龟梨发信息,我要和赤西出去玩哦,你不用等我啦。

野猪的拍摄相当于又重新回到学校上课,对于很早就退学的龟梨和学习大多都在补课班度过的山下来说都是一件非常新鲜且念旧的事。
因为突来来了拍摄的任务,学校也配合地发起活动好在两人的人气一直上升趋势优优所以就算是提前结束假期学生们也没有什么意见,毕竟是自愿的。
龟梨和也早到一步提前把自己东西杂七杂八堆在学校的储物柜里看样子是要长期驻扎下来的意思,相对于山下两手空空一切事宜交由经纪人或者助理要比后者更容易融入学生中。
他对山下说,真好呢,我好久没有摸过课桌了你知道吗yama,还有书和校服。
龟梨兴奋的样子让紧张周旋于关系纽带脆弱的News和学业中现在又被单独提出来和他限定的山下智久哑然,他看见兴冲冲的样子想不出任何话来浇冷水。

龟梨和也是有牺牲的为了做成偶像,高中提前退学只是牺牲的开始,只是其中的一丁点。山下智久则比他想得多,他很佩服龟梨从小的魄力,那是自己没有的。他什么都想抓,想做偶像还想后备一条路所以要继续读书想和生田斗真锦户亮他们出道还有好多好多,他都是不肯放的,如果还有泷泽前辈照顾就好了,但就算是泷泽前辈也会告诉他,你要担负起给你的责任,你一定要做好。

夏天的太阳炙烤着新翻的操场使得靠近校门就能闻到一股塑胶的味道,还有一点点尘土飞扬的浪波过他们身边,还有很多人等着他们。龟梨喉头一紧正有些无措时被山下一只手牵住向人群走过去,像DBS两人迟到山下把他护在身后那样地迎上所有人的目光,那一刻对于他们都是个新的开始,重新面对微时的友谊与内心的悸动。

他们吻在所有人都撤出的天台。龟梨能感到山下在镜头中的拥抱鼻息洒在颈边让他自己也难以控制的情感,所以他轻轻回抱了山下,此时夏天太阳炙烤塑胶跑道的味道又飘至他们身边,是他们恋情所有颜色的白色底板,是永远无法重置的白纸的样子。

如果那个夏天从未结束就好了,骑车的汗水,学校里奔跑的身影,吹过相距间鼓噪的热风,他们穿着绀色的校服外套胸前的领带因为带动的风飘起,一切缓慢又唯美似梦境,要是没有走这条路还在上学的话,应该也是这个样子的吧。

从那个夏末开始到深冬的味道都是甜甜的,就像水晶球坠向地面的前一刻的震荡中旋起的彩色亮屑总是美丽但立刻摔碎成一地狼藉。

过后他们分离,甚至退回点头之交的同事位置像是两人共同的主意,龟梨和也每每听到山下近况如何脸会感到疼痛,是夏末太阳温度带着塑胶跑道味道的风吹过脸颊的痛感。他不知道山下智久是否也这样怀念:肆无忌惮地笑相伴的那一年,是他们最喜欢对方的那一年,亲吻和拥抱都超出了正常限度,连同想要改变世界的勇气也倍增。

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明白,2005的夏天已经结束了,已经成为一片美丽的荒芜,永远人迹罕至,永远人声鼎沸,也永远封存在记忆中。

山下智久从05年就感到自己隐隐约约被一根线牵住,远远地引向龟梨和也的方向,他们永远都这么遥遥地看着对方,就算是面对面地相望也能感觉到眼神间遥远的距离。

我确实想念你。他在心里坦诚,从开始到最终。在那个永夏的错觉中,龟梨和也给了他极大的宽慰和包容,他的手会轻轻抚摸过山下的眼角脸庞嘴唇然后告诉他闭上眼睛我要亲你了。
这些过去山下智久从来没有淡忘过,龟梨和也的所有,他的唇、他的灵魂、他的双眼,他的怀抱、他的手、他的心,他的爱……

那根线不停地拉拽着他往龟梨和也走去,一点点地靠近,就算中途有水浪将他们的距离冲得更远。山下智久觉得他们像飘在茫洋中的两个求生者,游到没有力气,游到精疲力尽但始终有跟绳索没有让他们分开。

重逢两人并没有大的意外,仿佛这是件预料之中的事。就算内心激动不已,工作照常冷静严苛对待。在为节目回到旧竜泉中学采景后,一天还剩一个下午出去游玩不够但约个会刚好,他们撇开所有人山下帮龟梨提着从龟梨妈妈那的保温桶两人并肩走在下午阳光熨贴过的操场上,塑胶跑道的味道已经很淡了,龟梨和也张张嘴发现没什么好说的,他就一直看着山下的侧脸,连前面的球杆都没看见冷不丁磕绊了一下。

看见龟梨局促的笑山下突然想起来十多年前他和龟梨骑车返回龟梨家吃晚饭为了避开经纪人龟梨把车骑得很快坐在后面的他外套被风吹得鼓起刘海也没有形状山下还能看见龟梨颈子上的青筋,夕阳不吝分毫地洒在他们身上跟随他们的只有相依的两个影子和单车轮反在地面上不停闪烁的微光。
龟梨带着他玩,带着他从那些繁琐的事情挣脱出来,就算自己的团能不能出道让他焦头烂额,也许是他们都需要解决内心的焦困,所以彼时彼刻他们相依相偎。

他只要还穿着绀色校服就还是草野彰,会不着调地抱着修二突然撅起嘴朝他的耳朵吹气还将那长长的卷发绞在指头上让卷翘加重。有成片的黑色小鸟从他们头顶飞过零星几片灰色绒羽落在龟梨肩上,山下的手小心把它拍掉。

山下智久看了一会龟梨的脸然后把手中的保温桶换给他龟梨赶紧接过去说谢谢随后被空余出双手的山下抱住了。长余十年的遗憾,他们曾经融合有分开的灵魂重新弥补上对方,有热泪从眼眶涌圌出,龟梨迟迟不肯从山下肩膀把脸抬起来,我在等你呢。

山下安静地抱着他的和也,终于确定了,你回家了,他还在等你。

他们各自的热切期盼终于有了归宿。

头顶又有片黑色小鸟飞过,灰色的绒羽飘在过去和现在的界限,他们从未变过。


黑色小鸟从头顶电线杆起飞落下的羽毛却是灰色的。
这是草野彰想对桐谷修二说的。

而我爱你,就算我最喜欢你的那一年已经过去,现在我爱你。
这是山下智久想对龟梨和也说的,尽管山下先生从没开过这个口,但幸好他们都想这样践行下去直到生命尽头。




—end

评论(2)
热度(26)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