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Fly Me To The Moon

*见生人有感

Fly Me To The Moon

这里好多人,他有点想念龟梨和也那间公寓了,在寸土寸金的地方不大不小地在龟梨手中精致着。
听翻译说就他脚下所踩的地方的含金量在上海也能与他们所住的那幢房子相较,有可能还会翻几倍。山下智久笑笑,他内心其实对住哪里没什么硬性追求,非要说,和谁比邻更重要一些。

“我们比中国快一个小时哦。”龟梨听到他要去中国的行程面露喜色脱口而出就是小笼包。山下一边摇头收拾收拾自己行李,一边抱怨:“就知道小笼包,我要去几天都不关心。”

“我知道呀,你发给我了嘛,”龟梨板着指头扎着不久前留长头发的小辫子把一些瓶瓶罐罐塞到他箱子里,思索了一阵又拿出来,“海关过不了吧,那你要注意皮肤保养。”

包括四楼都围满了人都看着他,嘴里叽里呱啦讲着他听不懂的话,主持人和翻译一左一右把山下智久夹在中间,“yamap!”的喊声没有断绝过,他从没想到自己会在异国受到这样的欢迎。女孩子们手中多数拿着他往年演唱会的扇子仿佛能顺着那上面一张张青春年少的面容摸清他成长的脉络,山下智久其人的成长如同一棵树的成长。


“好。”他看着龟梨喃喃轻轻笑了一下回答。

他把能看到的地方都用目光扫过一遍,蹦跳着想看到他却被人群挡住的女孩,举着手机相机对准他的人们,他都要去看,要照顾所有人,无论如何都要做好的工作。他掌心发汗,从小伴随他的害羞畏怯重新钻了出来让他挺直腰背一字一句有些磕巴地回答主持人的话。

“非要说我真想去看看那个活动。”龟梨眨眨眼睛,对他突然的笑不理解。“中国呢……”

“你才回来不是吗。”山下伸手碰了碰龟梨的鬓发,“有什么好看的,大都市都一样的繁华。”

“那是台湾啦。”龟梨敛眉,拍拍山下放在发间的手。“大陆不一样的,是个很新鲜很刺激的地方,虽然总是有人说你在走下坡路……”龟梨想了想苦笑道,“但我也是啊……”

“真能想啊kame,”山下智久合上自己的箱子捏了捏龟梨脸颊,“有些事情是没办法避免的,像是命中注定一样,人不能借口逃避就忽略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这点你比我践行得更好。”他的手被龟梨的手握住,掌心贴住龟梨的脸颊细腻的质感好过任何一张羊皮纸或者陶瓷,是柔软的有温度的,山下知道那是爱人的温度。

“就算我们只能在这个世界里留下很浅很短的刻纹。”
山下亲亲龟梨的鼻尖,他感到龟梨睫毛在抚触在皮肤上的震颤,心也拂过一片羽毛一样轻盈的。

芸芸众生,谁不平凡?
他们已经超过当初走上这条路构想的未来了。

“想我打个电话。”龟梨开车把他送到经纪人那里,然后戴着口罩和帽子目送他上去往机场的保姆车,他看见龟梨在窗外向他招手告别。他的手掌肉肉的一点不见小时候骨节分明的硌人感有点可爱。
不待山下回复短信龟梨就继续发了一条:“我会很想你的。”他最受不了就是这个人的直球了,龟梨和也是个很温柔甚至有时是个含蓄的人,不知道怎么在他面前就成横冲直撞爱和喜欢这种话从没断过。他喜欢笑眯眯地突然亲山下一口然后说你真好看啊。偏偏山下智久对他没办法,他会脸红巴不得转过去不看龟梨。

“P可是明星啊,超级闪亮的明星。”龟梨说这个话的时候无比认真,眼睛闪烁着的光,山下在他眼睛里看见了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虚无缥缈又十分重要的东西。

他忽然迫不及待想把他介绍给自己碰见的每一个人,嘿,这个人真的很好,他的名字是龟梨和也,是我的搭档。

但报应晚上就会来,山下会接到龟梨狂笑不止的电话,那边fufufu笑过了说我有这么好嘛你一直提我。山下当然不会承认说他们认识中我的熟人只有你嘛。龟梨可不是善罢甘休的人,他装作认真的样子回答,哦,是吗,那你回来别找我了。

我错了。山下是真的害怕这种事发生,一下子紧张起来把龟梨逗乐,骗你的,我现在超级超级想你。你看天上的月亮,至少我们还可以看到相同的月亮在同一时刻。这话虽然温情还约等于“今晚月色真美”但山下听了他的话赶紧和关得死紧的窗户对抗,费了老半天力发现窗户不能打开。他双手合十向被自己冒犯的窗子道歉然后对龟梨开始开火车,嗯,确实很好看,然后我回来你还让我进你家门吗?

你是小孩子吗,还要反复确认。龟梨笑了笑说,你大概就要回来了吧。

这一问刚刚还热闹的气氛突然消停了,多了点温情。山下听见龟梨那边平缓的呼吸声,他在阳台上通话就是平时一起碰杯的小阳台半夜有呼呼的风吹来,如今它撞在龟梨的手机上通过奇妙电波撞击在他耳膜上。

“我想你了。我看了你的采访,你提我的时候很开心,我就想看你笑,呼——”龟梨长长吁了口气,“我没在想我在说什么……大概……我喜欢你?”

该怎么去形容当时山下智久的脑子里的东西呢,他好想抱紧通话那头的人,把脸埋在他的肩窝亲亲蹭蹭。

他想起了他们打架的公园,龟梨和也狼狈地撑在地上就算是脸上全是山下给的擦伤也没一丝弱气他气势汹汹地指着山下智久鼻子说,等着吧我有一天就会超越你,把你踩在我脚下。

他永远记得坐在公园长椅静默看自己为他包扎伤口的龟梨和也,山下智久抬头时看见他正在看他金色的夕阳笼罩着他们,他不会忘掉龟梨的眼睛和眼神。

他们以前都做过错事,也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多或者少的代价。

飞机起飞时人会感到不安和自由,然后冲上云霄。山下智久坐上回程的飞机已经是傍晚了今KT的con所以他没有收到龟梨太多的留言,他把手机调整至飞行模式,然后翻看他和龟梨的聊天记录,飞机冲上了云层,就算天光已经完全熄灭云层中有红到紫的渐变的光亮,瑰丽的红色点染整片云朵上海这个地方显得非常小,它的灯火通明与所有大都市相同。

“我非常想你。”他想对龟梨说,还想把现在看到的全部给他看,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他也觉得不可怕,因为今天他就能回家了,那里有个人等他。



他们在末日前,逃离月球去。


—end

评论(2)
热度(25)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