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遇到和冷战对象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怎么办

*零点前极限发文

*告辞明天尽量没有明天结局


这让人没法思考。龟梨和也与其说是接受还不如说是没回过神来。

“我……”该怎么说呢,面前这个30岁的山下智久先生是他确定的,虽然和男孩子从小接触到大东亲西亲的,龟梨却从没见过真在一起的,所以他说的他们“恋人未满”是真的。

不过非要说,山下智久会因为太讨厌自己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吗?好像也不会。

“你不是……讨厌我吗?”山下跪在床上看着龟梨良久,后者才断断续续组织出来话。

“讨厌?”山下皱皱眉头,歪歪头在思考,“那个时候我并不讨厌你。”他笑得很真诚,龟梨干脆坐到他面前双腿悬在床边。

“你看看刚才我们差点吵起来。”

糟糕,怎么这么像告状呢。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头被年上轻轻拍了拍,龟梨顿时有种说不出的,心乱如麻。

“我知道什么?”

“他在吃醋啊。”
啊?我乱说的居然对了?龟梨听见他叹了口气,“我一直都不太会表达,觉得行动起来会更好,有的时候就适得其反咯。”

“赞同。”龟梨点点头,现在睡也睡饱了,一路忙乱到了中午,胃袋空空的没个东西垫着。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对山下说:“你饿了吗,要不要做点东西吃。”

“你下厨吗?”男人露出期待的表情,“你做什么我都吃的。”

“让你进厨房会爆炸的。”龟梨白眼翻得很自然,几乎是条件反射。

到底还是一起长大的伙伴,山下智久从国小就没缺过便当小食巧克力,即使出道以后自己有了自己的空间也肯定是十指纤纤不沾阳春水的。

“我现在会做一些吃的啦,不是黑暗料理。”山下嘟着嘴,跟他走到厨房抱着手站在一边。

“那我误会你了,我道歉。”

“一点诚意都没有道什么歉啊。”山下看龟梨取下叮叮当当的戒指,准备就绪,“我想吃鸡肉锅。”

“你刚刚还说我做什么都吃?”龟梨恨自己没录音真是信了他的邪。

“要吃你自己出去买材料!”

“我怕我出去就回去了,我就是买酱油路上莫名其妙到了这里的。 ”

“你回去不是正好吗?”

“那你怎么办?”

“我?我就这样啊。”龟梨切葱的手停下了,转头看过去对上山下的目光。“难不成我还要去找现在的山下智久?”

“要是你走了,”龟梨低头继续对付那几棵葱刘海垂下来让山下看不清他眼神如何。“我觉得松一口气,但是会想你,因为很少有人听我念念叨叨的。我妈老是说我像她这个年龄的人一样。”

“因为你总是挂心很多。”

“……”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在他目光下龟梨往锅里放下乌冬,用筷子搅了搅。

以后的KT多灾多难,龟梨和也是完全不会放手的性格,如同扑向火焰的飞蛾一样的性子。山下智久想起他们成人礼龟梨写着“胜”的绘马,他横冲直撞得可爱,山下从来不敢想过把自己的好胜心表露得如此强烈。

这样棱角分明的人,怎么舍得放他被磋磨愿望落空期望被毁呢。

“嗯……总觉得现在的路太顺了,以后有苦头吃。”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到时候不承认怎么办呀。”龟梨笑起来,尾音有些撒娇的味道。

“不会的。”

他现在就想抱紧龟梨,如果回到存在的时空他会迫不及待地去见龟梨,告诉他自己的喜欢。

“我现在很想去见七年后的你了。”他刮刮龟梨的鼻梁,龟梨也笑得柔软,“果然不喜欢我吧。”

“我喜欢龟梨和也呀。”

七年过去,龟梨和也满身疲惫却一直没有改变过,山下时常想真傻啊,明明放手就会轻松很多为什么这么执拗。他看了看那个扎着小发髻的龟梨和也,好像明白了,每个人注定一般会走与他性格对应的路,他对他说:“以后会有很多事,但是我会一直陪着你。”

两人安静地对坐着吃完乌冬,山下提出自己可以洗碗报答一饭之恩,龟梨被他逗乐了摆摆手由他去。却还是担心地扒门口探头探脑,“真的不需要我来吗?”

“我可以的,我真的会做。”

“你们每次吃完饭都是你洗碗吗?”青年有点好奇地问。

“有的时候是两个人一起。”山下想到什么自顾自地微笑起来,“大多数还是让厨师休息啦。”

“哦。”
龟梨和也感受到恋爱的酸臭味居然是自己的,赶紧让那家伙回去才好吧。他走到阳台,今天月亮蒙在云朵后面发出微弱但我光芒。

—kame,休息了吗?

山下智久来短信了!龟梨心中警铃大作,手忙脚乱地看了来信好几次确认发件人是山下屏的气破开,怎么回?

—还没,什么事?

—我道歉,今天想捉弄你。

—没事啦,今天我不也把你气走了嘛。

—哈哈,那晚安。

—晚安。

龟梨把手机紧紧按在自己胸口上急促的呼吸久久不能平复,就这样放过他了?这个借口用得也太烂了吧。

“你在干什么呀?”他身后传来山下的声音,随后手机被男人修长的手指拣了过去。

“他给你发短信了?”

龟梨看着山下脸上淡淡的笑意,为什么我感觉这么不好呢?他想。

—tbc

评论(11)
热度(34)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