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危险关系

*没什么好逼逼的我ooc(真香警告)

*明天更新穿越时空的爱恋和没有明天


14.梦伴。


15.人在高空往下看地面那些比自己高出数倍的建筑缩成米粒大小,会有种想往下跳的冲动。

当他遇见磅礴的日出,炙热仿佛触手可及的时候,会有种不顾一切往那靠近的欲望。

龟梨和也之于山下智久,就像不小心看到的深渊与地平线上染红云朵的太阳,任谁都会忍不住靠近。

他与合作的女演员绯闻传得沸沸扬扬,经年不朽之势也在龟梨和也这里化作绵绵无力的风。他想看到龟梨和也对这些东西会有点反应,又不想他有,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龟梨和也如何。

当一切尘埃落定,那位女演员终于公开了恋情,他和龟梨和也依然这么僵持着。

你打个电话不好吗?

就委屈一下,给我说句晚安。

通告稀稀疏疏,碟与con都成了未定数。山下智久刚刚建立起来的安定感再一次抽离,自己仿佛被以前的高度悬空,正如趴在悬崖峭壁凝望着深渊。他夜半出去喝酒,朋友勾肩搭背总会有温暖,但回家这条路始终是自己走,他不敢喝得烂醉。

因为他不知道他的朋友们这次能叫谁来把他弄回家。

那就打游戏吧,龟梨游戏不是很上手,尽管他不会被突然扑过来的怪物吓到,山下智久坐在他身边指点着他同时看他肩头掩饰的一耸然后说前面哪里哪里有高能应该怎么怎么可以快点绕过去。

“你到底玩了多少次啊,连拐角边有棵草都记得。”龟梨和也再一次按照“指挥官”通过了难点张嘴一口咬下送到嘴边的蜜瓜嘴里含含糊糊嚼着边嘟囔。

“因为很喜欢嘛,就想试出最快最好看的打法。”山下智久在旁边低着头用小钢叉戳刺一块蜜瓜,龟梨和也一个没留神撞在隐形怪上一击必杀。

“你来!”龟梨和也讨个没趣把手柄放下催促着观战的山下智久和自己换位。

山下智久忙着操纵键位,完全没看到龟梨和也的眼神。许多情感杂糅在里面,挣扎无措甜蜜的都无处安放。

“喂,P,诶——”

“怎么了,你过来看就是这里。”山下智久目不转睛看着屏幕只感觉后面窸窸窣窣布料摩擦的声音然后另一人的体温就隔着两层薄薄的睡衣贴在他身侧。

“游戏玩过关了为什么要玩这么多次呢。”

“你不也喜欢做这种事嘛。一件事反复反复,说是雕琢但在一些人眼里完全没必要。”山下智久头也不抬地回答。

“嗯……”

“kame,你以后不用不喜欢还来陪我的。”

“……我喜欢啊。”

“真的不是陪我玩吗,还是看着我不让我出去喝酒?”

“……你想喝我陪你喝。”

像这种囫囵的回忆快要把他本身的恶劣硬性磨干净,等到周边的人都对他24H无差别查看信息习以为常,龟梨和也还是没有给他任何消息。哪怕就是一句简单的早安晚安。


16.小时候的龟梨在夏天第一场大雨撑着伞走到等待着的山下左边,

“你怎么站在外面,在下雨啊。”

“我戴了帽子的嘛。”山下比他抽得高在龟梨伞里耸一耸的,紧紧靠在龟梨身边帽子才不会被挂到。

“淋了雨还是会头痛的。”龟梨念叨着把包包里的手帕给山下。

“我戴了帽子的嘛。”山下一口咬着不松,他和他靠在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泥泞溅到各自的腿上。雨点打在他们头顶的伞面上发出砰砰的心跳。

他突然觉得很开心,和龟梨和也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17.龟梨和也忙得脚不沾地,闲暇时间都用去补觉。想起山下也是偶尔一带而过的事情,他回到家常常是凌晨,偶尔看见山下的近况心生热血想去问候最近如何,那热血生于近况到耳朵一刻灭于瞅见时间的瞬间。

这么晚了,就不要再打扰了。

—最近如何?

一串字打了又删除,删除又打上去,连他都想给自己翻个白眼。所幸他还有工作,工作比什么都好,他不用想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他头疼的是现在怎样把成员的心凝聚好迎接四人KT和通告。

他必须情绪饱满,必须完美无暇,必须承担责任。

夏天就快过去,龟梨和也某次碰见了已经出道的后辈,他笑嘻嘻地和他打招呼,问前辈要不要结束后去吃饭。

“吃饭都是我请你们,我才不要去。”龟梨虽然这么打趣他们但还是带着一帮小伙子去他才发现的一家店吃东西。一伙人打打闹闹不缺气氛,这么一来他一直压抑的情绪也舒缓了许多,渐渐参与进后辈们的游戏里去。

“反正夏天就是很特别啊,都会很开心这样咯。”

这句话有点耳熟,龟梨和也想了好久才想起来是自己作品里那个小小打工仔幼稚又真诚的台词。

“你干嘛学我啊。”龟梨单手撑着脸眯着眼睛问那个开口的人,后者被正主点名有些腼腆地开口,因为喜欢前辈呀。

“喜欢也不是你的。”龟梨继续笑,手掌一下拍在他肩上,“真够可以的,开玩笑开我身上来了。”

那个后辈还想再说什么,被突然拿着账单过来的服务生打断了,“先生您好,你们的账已经被一个先生一起结了。”

“诶?”那群孩子比龟梨先一步奇怪出声,服务生被一众人盯热了脸,“那位先生说是您的熟人不让我告诉您。”

“前辈,是什么熟人呀?”

“你很八卦诶!”同伴把提问的人拉回去,看龟梨阴晴不定的表情想这个“熟人”也好不到哪去。

“那你们回家注意安全。”龟梨笑了笑,起身先告别,这还是他第一次当这么不称职的前辈。

那个人会是谁?他一定还没走远,龟梨和也急急忙忙跑出去,四下张望着没见什么可疑的人,太冲动了啊,现在进不知该往哪进。退?退回去那群小孩又会好奇心顿起。

“kame,我在你身后。”他觉得男人叫自己那一声已经足够把他定在原地遭受电击了,
“kame?”

“嗯……嗯……”龟梨恍然回神,低头答应走到面前的山下。

“晚饭看你没怎么吃,一起去吃夜宵吧。”男人身上有股未散的烟味,想是刚才抽过烟。

“好啊。”龟梨和也不想再想这么多了,女朋友也好,团也好,山下智久也好,这些他有时候看得很重要,有时候又放轻了。现在山下智久站在他面前,同样垂着眼看自己,没什么精神但是很温柔。

“我们好久没联系了啊……”山下坐在龟梨的左边,缓缓地吐出一口气,龟梨从他手里取下根烟靠着山下的点上,两人距离拉近为拢护火星手贴在一起。

“最近太忙了啊,抱歉抱歉。”龟梨轻松地说着,一边咬着烟蒂于唇间隙冒出有音调的片语。

“明明有假期的,都不来找我。”山下提醒他别抽这么急,还自作主张地从他外套口袋里把剩下的烟全拿走了。“这些我就拿走了。”

“……行吧。”龟梨哈哈笑了两声,把抽尽的烟捻灭,开始动刚上的拉面。

“少抽一点,kiss对象有意见的。”

“要kiss也不是和你。”龟梨说完就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对,横了山下一眼继续当听众。

“少拿对付后辈那套对付我。”山下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少倾开口:“田口的事真的没办法了吗。”

“都公开了还有什么办法。我尽力了,我只是不知道三个人KT怎么走下去。”

“你已经努力了。”安慰无济于事,山下知道这一点所以词穷,何况他不能感同身受龟梨对KT的感情。

“今年结婚的那个家伙,现在应该在庆幸吧。”

“没,仁从没想过。”龟梨惊讶于山下居然认真回答了他的抱怨,他眨眨眼睛,吞下一口热汤,“你为什么要对我好?”

“嗯?”山下被他没头没脑的话搞懵了。

“你为什么还要和我接触,你知道他不喜欢我。”

“因为你好。”

“……有很多好的人。”龟梨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接近叹气。

“但是龟梨和也只有一个。”山下眼睛笑眯起来,龟梨从今年开始没觉得这么开心过,这个人能听他的话,有时候直板地认真回答他的玩笑。他无声的笑了,嘴张开吃进去几口空气,额头向前贴在山下肩上。
“你是不是我粉丝呀。”他真的感觉有点累了,以为只要往前走迷茫就不会找上来,现在的龟梨和也最迷茫了,他不能往前走了。

他嘴唇一温,触到比皮肤更柔软的东西,龟梨睁大了眼睛看着正托着自己下颔的山下,他说:

“都说了不要抽太多烟,kiss对象有意见。”

关于你我的电影,让它继续再演一会吧。

—end

评论(9)
热度(21)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