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朝九晚五

*AU/OOC/某些小姐姐保护视力为重还是不要点开了👌

*我没忘,但我眼睛只能让我一点点一点点的写

04.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山下智久一句就让整个策划部的人腾一下站起来。中成西子看着山下的眼神落在她挽着龟梨的手上赶紧松开:“副……副社好。”

“怎么这么吵。”山下智久皱着眉三年时光将他打磨得更加成熟加上高挑的个子龟梨感受到了威压。

“正在说呢,你自己还来了。”龟梨努努嘴,将手中的企划抬到山下面前,“解释清楚。”

“哦?”青年眉毛一挑,说:“这是对上司的态度,龟梨部 长?”

“那你这是对前辈的态度,山下小先生?”龟梨一下把文件夹拍在山下胸前,“到我办公室来,我们好好谈谈。”

“不需要。中成西子。”山下话音一转对着一旁的西子说:“你的部分第三排有个单词拼错了变了意思。”

“啊?……哦,这里。”她赶紧翻开手里的文档查看果不其然,因为连夜赶工的问题犯了低级错误。

“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辜负你顶头上司一片期望。”山下把文件夹在手臂也腰侧之间手插在西裤浅浅的袋子里,“因为一个人的错误连累整个部门的事情不能发生,龟梨前辈可是对你寄予厚望的。”说罢他看了看龟梨不好的脸色,脸色带着有些奚落的笑容:“不能因为有些人受到重视就打破平衡不是吗。”

“是这样,但不必您操心了。”龟梨对着山下未走远的背影说,那声音足够所有人听见,那人身形一顿又继续自己的步伐不急不缓。

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05.“我想过了,我应该努力面对和他出差。应该很简单。”锦户亮听完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就差没把龟梨和也提起来摇摇醒,“你疯啦,好不容易能请假你非要撞上去?”

“我只是……”

“你余情未了?”

“才不是!”龟梨和也听了他的话,脸色一变,“总觉得面对会好一点吧。”

“也对哦,毕竟某人也想了这么久了。”锦户亮的尾音上扬,要多不正经就有多不正经。他瞧着龟梨和也一副蔫儿坏的样子,伸手搓了搓他头发,“要不还是追回来吧。”

“不可能。”龟梨笑笑,“那孩子已经恨我了。你也听说了今天策划部的事了吧。”

“我这么觉得他就跟草野彰没什么两样呢。”锦户亮不咸不淡地一句把龟梨心思撩拨起来了。“这话怎么说。”

“你看啊,”锦户亮一边笑得跟狐狸一样没安好心一边把龟梨的手拉过来摊开指尖在上面的纹路划着,“草野彰凡事对着你干想尽一切办法引起你注意,现在副社长只不过是变得更有道理了而已,本质并没有变啊。”

“你说得有道理……”他沉吟片刻点点头,发现自己的手还在锦户亮手中刚想抽回被攥紧了,“你看你十点钟方向。”

龟梨和也顺着他提示看过去,好巧不巧对上山下智久正盯在他们两个之间的视线上,随后又赶紧付了钱走人连一个招呼的欠奉。

“你看,吃醋了。”锦户亮笑着松开了龟梨的手,“当局者迷,你听我的准没错。要不要追上去,说不定他就在酒吧门口。”

“我先走了,这杯我请。”龟梨听完赶忙从钱包里抽出酒钱拿起外套就跟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理论奏效,龟梨和也一走出酒吧门口就看见靠在车门抽着烟的山下智久,他此时没戴那副眼镜在黄色的路灯光下整个人呈蜜色尤其是睫毛更照射出一片阴影。

不过龟梨和也更多的疑问是,他什么时候开始抽的烟?

山下智久抽烟时带着一种淡淡的邪性,眼睛微眯仰头看着天上。仿佛冷淡疏离与邪恶狂乱只在他一念间切换。

他站在离他几步远的私家车后小心地窥视,后来想起来自己那样子真的蠢透顶了。还好没让青年发现,龟梨和也就这么看着那根烟烧尽,青年坐上车开远,去下一摊或者回家。直到他完全离开龟梨才敢出来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腿,该死,都蹲麻了。

说起来自己为什么要鬼鬼祟祟的啊。

—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XD

—别说了我放弃了(投降举白旗

—别啊,你放弃了山下那小子更不可能再来找你了!

—反正不太好

—还不都是你一句话把别人脸全扫没了你想想二十几岁男孩子哪个不要面子?

—喂!锦户亮,你管的很多嘛,我不也是二十几岁的人吗?!

—你那二十几岁和他二十几岁能比吗,奔三了,大——叔!不和你聊了我女朋友终于回来了不打扰你了!

切,就是不想我打扰你吧。龟梨把手机扔在一边在床上翻了个身又伸了伸懒腰钻回被窝里闭上眼睛,又是一天过去了。

—tbc

评论(4)
热度(14)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