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朝九晚五

*AU/EX/OOC

02.中成西子非常不开心,上司今天好像一点都没意识到晚会还有个特别嘉宾,那个嘉宾还是他前任。他还一点都不着急啊。
“小西,你怎么了。”

“部 长,你是不是忘了谁要回来?”

“我知道啊。”

“那你还……”一副不紧张的样子。西子内心吐槽。

“都过去了,小西,三年了。”

他和草野彰也就是山下智久分手已经三年了,三年不长不短,西子也从个新人到了独当一面的小组长。

“可是部 长……”小西欲言又止,她是看着龟梨怎样从草野部长突然变成山下副社长连带分手的阵痛中走出来,内里有暗流涌动心潮起伏,龟梨都包裹得很好,无人知晓。

“我不会逃避的,小西,你知道吧,我从来都不是那种人。”

“你准备好晚会的衣服了吗?”龟梨又问了一句,噎得她没了话。

“一看你就没有,那边,我给你买了件不知道合不合身。”龟梨头也不抬,看样子是真的放下了。

“哇哦,还有发卡真的好漂亮!”小西把袋子里的首饰盒打开,里面一只点满水晶的发卡躺在那。“这是部 长女朋友的吗?”

“不是,别在我这吵拿走出去。”龟梨似乎看见那发卡就开始不耐烦,赶紧撵人。

门一下关上,办公室只剩龟梨一人,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日程表叹了口气:

19:45少公子接风洗尘宴。

“为什么会这么合身啊。”小西穿着龟梨准备的礼服很是漂亮她知道自家部 长欣赏水平很高但衣服意外的非常合身。

“我只需要看就知道size了。”龟梨他们站在靠前的位置,在社长注视下不敢多讲话,小西只好再靠龟梨近一些。
“那确实很厉害,你练了很久?”
“你这话八卦味道很浓啊。”
“诶被发现了吗我……来了来了!”小西猛地抓紧了龟梨的袖子,后者赶紧低下头往后退了一步。
“你不是说你不怕了吗?”
“我不是怕……”

“龟梨部 长,”来人已经走到他们面前,龟梨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抬头去看那个人。
“听说你工作做得不错。”

“劳副社挂心了。”龟梨发现山下戴着细边眼镜,虽然挂着是和三年前同样的笑容但多了几分疏离,不经意间就拒人千里。

“这位是?”山下完全没注意或者是故意放置其他人,他目光移向还牵着龟梨袖子的小西问道。

“中成西子,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孩子。”

“西子,我记得。”山下笑了笑,“这发卡真漂亮,对不对,和君?”

“是。”龟梨虽然一直面朝这山下眼睛却一直在看男人的嘴唇,山下知道他这些小动作不想和自己对视,也知趣地走开和后面的人寒暄。

“部 长,我这个发卡是不是什么来头啊怎么你们两个都对这个很敏感。”

“哪有什么来头,这个东西就送给你了。”

小西点点头,脑中疑惑太多了,她全程坐在龟梨身边不咸不淡地吃着饭,每次山下靠近就提心吊胆幸好他似乎意识到龟梨并不想接近好几次都是擦身而过。艰难的一顿饭终于结束,他们准备抽身就溜。
“龟梨君。”是山下智久。

“惨了惨了,部 长我们怎么办。”小西小声地在龟梨身边耳语。
“别慌。”龟梨轻言安慰她,心里暗暗笑了笑这孩子比自己还紧张。
“是您呀,我们准备走了。”龟梨笑着迎上去,在青年面前站定。借着从酒店照出来的灯光他得以看清山下脸上的表情,不过眼神因为银边眼镜的遮挡瞧不清楚。“那就再见啦。”他抬起手摆了摆转身准备走人。

“中成西子。”山下一下子抓住龟梨的手腕,扭过头对一旁看呆的小西说:“你能一个人回家吗,或者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啊?我……部 长,我……”

“你先回去吧,我跟山下先生有话要说。”
龟梨转过头对她笑笑,点点头,没事的你先回家。

“林叔,你送中成小姐回家。我一会自己回去。”山下一直没送力道,龟梨觉得手腕都快被他捏骨折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山下等到龟梨目送小西上车后才拽着他一路走,龟梨想挣脱被拉得更紧。
“龟梨和也,你长能耐了。”走在前面的青年头也不回,龟梨能看见逆着光他脸颊一层寒毛。
“你先放开我,山下先生!”山下突然松手龟梨差点摔倒,他看起来很狼狈,梳好的头发也散了下来没他们分手时那样体面。
“你把那个发卡……你居然把它送给别人了!”

“关你什么事,我们已经分手了。”

“把东西还给我,龟梨和也,还给我。”

饶是三年过去,伤口牵扯出来依然像新伤一样疼痛。

“你为什么还要戴着那个戒指呢。”山下敛目睫毛在脸上投出浓厚的阴影,龟梨呆呆地站在原地听着他的话。

“但我们已经结束了。”龟梨轻轻地回答。

“在你不再是草野彰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结束了。”

—tbc

评论(2)
热度(20)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