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遇到和冷战对象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怎么办?

*时空操作/OOC
*我真的喜欢你们的总结哈哈哈

正当龟梨不知所措之际,他的额头突然被男人柔软的嘴唇吻了一下,虽然看不见对方表情,但奇怪的直觉让他在这一吻电光火石间触碰到了他们之间的难言的情感,他和他的,嘴唇开合也无法发出声音融入热泪的温柔。
“这样就够了。”

龟梨和也与山下智久的牵绊。

“……yama?”
“对不起,这样做真的很唐突。”
“……你也知道啊……”
龟梨这句话说得很没有底气,到了语末完全消音了,他看着山下那张陡然熟悉万分的脸脑子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想法。

男人的手帮他整理着睡乱的头发,眼睛总是看不够他。

“我现在真的很开心。”
“嗯?”
“能够把自己的喜欢表达给你,因为那一年我们关系够呛。”
“那又怎么样……你还不是不喜欢我?”龟梨抬眼看着比自己高几分的人的脸孔,意识到词不达意后慌忙摆手:“不是说你我是说他……怎么说……”
“我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他在说09年的自己,山下无奈的笑了笑,
“那不是我啊。”说完还有些得意,毕竟龟梨先前用这个理由溜了好几次。

“很好。”龟梨咬咬牙,谁让自己之前也这么干的。他正叉腰打量端正卖乖的山下时手机突然响了,
“谁?”男人很自然地问他。
“你等等……”龟梨皱着眉他是多久没见到这个号码打来了,甚至狐疑是边上的男人的恶作剧。“我接个电话。”

“喂,你找谁。”
“你现在在家吗?”
“在……怎么了。”他边走边踱步,手被山下牵着都没抽开。
“我有东西要给你,开门。”
“你等会!等会!”
“别太久。”山下不屑地轻笑然后挂断。

完了完了,龟梨手忙脚乱地被山下一把拉住定在原地:“怎么了。”
“你……不是,他现在就在门外。你快躲起来啊,你进去不要出来。”他说着就把山下往自己房间里推。
“kame?”门外已经在敲门了,龟梨一边回应着来了来了你等一下把房门关上赶紧跑过去开门,门外站着满脸不耐烦的山下智久背着单肩包等着自己。
“怎么这么久?”他问。
“没有……感觉房间有点乱收拾一下,你说要给我东西?”
“这个,是赤西昨天不小心带走的。”龟梨一看山下手上的银色链子去摸脖子上发现自己那根没有了,过了这么久都没反应过来。

“哦……谢谢你。”龟梨趁着这个机会一直瞅山下的脸,好奇妙啊,房间里的那个会不会就消失了呢。
“没事,他就是不想看见你。”山下语气也没多少客气,见到龟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更是凶巴巴地,“怎么贴身的都会掉。”
“我哪知道,可能链扣松了被他捡起来了。”
“呵,怕不是他亲手摘下来的。”见龟梨对自己的话没什么反应,以往都是能激得气急保准被他一推就关门的脾气,山下反倒觉得奇怪于是呛了一句。
“你学他说话这么奇怪干什么。”龟梨心里想你就阴阳怪气说吧,七年后死定了。

“家里有人,不让我进去坐坐?”山下绕过扶着门框的龟梨探头探脑,还是有些凌乱没看见整理过的痕迹,他想也是龟梨带了人回家。
“哦……你不是有事吗,很忙还要进来啊……”他有些心虚,万一被发现了那场景太魔幻了。
“果然是带人回家了吧。”山下直接径直走进去不管龟梨阻拦的手,直接把龟梨刚才一直在瞟的房门打开,里面空无一人。

“我说了没有!”龟梨从他背后把门关上,不见了?那个山下不见了,不知道为什么龟梨有些着急没再顾忌山下还是前辈。

“你没必要给我解释的,我们是朋友吗?”
龟梨低垂着头山下只能看清他的发旋,一点都没舞台上张扬的样子,就像他扎起的辫子一样温顺地像个小孩子一样站在自己面前。此刻却是失去了耐心,像头小兽吼着侵入自己领地的他。

“我以为05年开始我们是朋友了。”
龟梨抬起头,完全不解为什么两个人的对话方向转成这个样子,他嘴角艰难地牵扯出山下认识他以来最冷的笑容,“现在说这个有什么意义吗?”

“没有意义,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一点都不想。”

“我也不想,请你离开,唔!”
龟梨正准备赶人,肩膀突然被拽住往山下方向过去,他后面的言语被急匆匆的吻打断——

这算什么?

—tbc

评论(12)
热度(29)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