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危险关系

*老话
*千字作文流

05.“P,你知道吗,当所有人都说你喜欢他的时候,人是会失去判断的。”

06.倾斜。

07.龟梨烧了一阵现下终于安稳睡着了,山下看看他又转而插上耳机开启游戏。
没有搭档的他死在第四关,统共试了五次山下终于无奈地取下耳机又坐到那个从前一直充当他的搭档的病号。

如果能在这里停下就好了。

赤西结婚前一个晚上,他们一同出去喝酒,不是平时克制的小酌小饮而是畅快地一大杯一大杯,像是要把从前不懂得不珍惜的骄狂全部吞进肚里。赤西从十二点后就开始迷迷瞪瞪呢喃,山下觉得天空亮堂着的云朵正在打转,他突然听见趴在桌上的赤西说了一声对不起。山下往亮的方向看过去,他也正好看过来,两人显然明白这声无主的抱歉是给谁的。
“P,你知道吗,当所有人都说你喜欢他的时候,人是会失去判断的。”所有的人都在变,八年前自己与现在已经朝着截然不同的方向驶去,他浪费了龟梨对自己的期望,几次三番利用他的善良。

知道,我知道的。山下默然,在咸腥的夜风里又把出发前收到的最后一条短讯翻出来看:
假期要去哪里呢。

那个内心柔软的人,从来不迁怒,把情感与周遭划分清明始终如一,懂事到每每想来会有想要拥抱他的冲动。05年所有他都说他们站在一起相配,山下看着腼腆笑起来的龟梨,那个未来女孩的影子也扭曲成留着长发瘦瘦高高的少年剪影,也许真的喜欢他呢。

06年出道突然,距离陡然被拉出好远,只有两人同台唱青春Amigo修二与彰才会被记起,News的责任和团员关系压得他喘不过气。他看过赤西给的出道con的deom,龟梨笑着说他们会永远长久地走下去,意气风发。他不会懂自己的。他只是个前同事而已。

但他们居然熬过来了,现在正在对方身边。2014年,KT终于稳定风雨。他们关系模糊,龟梨喜欢泾渭分明,却在与自己这条线上放任自流,他进己退,他退己进,似乎总要保持那个安全距离。

赤西早年的迷茫落在山下身上,喜欢,是喜欢,但不能像对女孩一样肆意地喜欢与爱,何况世间怎么会有龟梨和子的存在。因爱生恨,因利生厌,山下见过反觉当初限定短暂似梦也没什么不好,没有错过这个美好的人,也没有什么原因让自己远离他。

山下凑近龟梨的脸,仔细去看标记着龟梨和也其人的痣,泪痣点在右眼角,是薄情的人或注定为情所困,他的嘴唇失了血色,唇形总像在邀吻。他的手轻轻捋了一下龟梨的脸侧的头发,他们的嘴唇差着一线的距离,

“你在干什么?”

余光中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已经睁开冷情地看向自己。

08.龟梨忘不了跨年的大雪夜他把山下扛回自己家又被后者抱住挣扎过程中唇角擦过的吻,山下嘴唇印在嘴角的甜味与温度。
等着山下第二天睡醒又是另一个世界了,
“我睡了多久?”

“大概四小时,两点你睡下了。”

“我昨天……”

“你昨天醉醺醺地一挨到床就睡着了 ”

“这样啊……”山下看起来也是第一次切身体会龟梨少有直接把旁人还是前辈的话打断,有些惊异,想来可能是真的打扰到了,
“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收拾一下就自己回去吧,我一会还有事要出门。”龟梨匆匆把浓茶放在餐桌上拿起自己的包嗙当门就撞了山下一鼻子灰。
生气了吗?

为什么要对山下撒谎龟梨至今都是想不通的,只不过是个意外无意撞见些往事没什么大不了,双方都是可信赖的人。

他留山下一个人在自己家似乎很不妥,但顾及不了这么多了,龟梨很清楚就算两个人这几天会减少联系一周以后又会恢复如常。这就是自己放任的结果。

从高烧中脱离后力气还有一会恢复时间,终于能睁开眼睛映目是山下极近的脸,危险的距离。山下的唇温热是他想象中温度和柔软,

山下智久你可真是个坏人。

—tbc

危险发言:我想写极道老大P先生X头牌MB小k

评论(4)
热度(15)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