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太中|黑鸟

第二节

*血族paro

*ooc 意识流预警

*依然短小,以及感谢观看


03

夜空晴朗一丝云也没有,中原中也跟在太宰治后面走出了庭院发现已有一架马车等着他们,马夫带着钟形帽抬了抬帽檐算是打了招呼。他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马车,不知道太宰治怎么搞来的;它的漆皮顶棚在爽洁月光下闪闪发光,把手等装饰物是铜制的,考究精细,轮子和车辕则漆成了红色,还镶着金边——

“你这是要去歌剧院了吗?”中原中也只感觉脑仁疼,本已被夜风吹起的精神一下子松了下来。

“你不信我就不会跟着我走吧。”回答出乎意料,但是实话,他虽然讨厌太宰治可是总对这个莫名其妙(不如说是神秘)的男人抱有不知从何而来的信任。男人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咧开的红唇间是白森森的牙齿,扬扬手朝他做了个“请”。

中原中也默声准备登上车的时候发现没有脚凳,这不是个大问题只不过以他现有身高爬上车辕的姿势有点丑罢了。少年咬牙手即将放在车辕上时被青年阻止了,一只手递到了他面前,后者不屑的偏过头将自己小太多的手放到他掌心借力一举跃上了马车。青年无奈地笑笑轻松进入到了车里坐在了中原中也对面。随着马夫响亮的一鞭,马车缓缓驶向森林深处。

 

“去哪?”中原中也率先打破沉默,他实在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别管啦,”太宰治语气到是轻快,像真要去观赏歌剧一样:“就当是去约会吧。”

“和你?”中原中也也许是习惯了太宰治说话没头没脑,也能耐着性子和他搭上话了。

“难道中也还想和其他人吗,这样让我很难过的。”

肉麻死了,中原中也讨厌做正事的时候开这样失败的玩笑:“无聊。”

恰好车轮似乎卡过了一块石头,马车颠簸了一下,中原中也没好气地裹紧自己的披风看向窗外。窗外也没什么好看的,窄小路径沿边的树枝因马车经过弯折弹回,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不知从何飘来的云朵遮住了月亮,视野暗了下来,高大的树木隐藏着鬼魅,安静的森林像是要吞没了他们,正是狩猎的时候了。

中原中也翘起唇角,舒心地笑出来。

 

“看起来小鸢尾花不害怕呀,真有些失望呢。”

“失望什么,我们是猎人它们才是猎物。”

“不害怕就好,我还担心你吓得会钻进我怀里。”

“都说了不要叫我‘小鸢尾花’,”困境解决了,中原中也也有心情经受太宰治那恼人的称呼了。

“呐……小朱丽叶?”青年低头沉思片刻问出,冲他眨眨眼笑嘻嘻地凑近摸上少年的手,然后低下头在他手背上落下一吻。从中原中也这个角度更是能看清楚稀弱月光下青年微颤的睫毛和抬起头来的时候晶亮的眼睛。他灵魂早被太宰治突然的动作惊出千里之外,脑子嗡嗡直响那个能和太宰治顶几句的小中也哑炮了。马车这时候停了下来,中原中也打开门就跳了下去,脑子里还在想太宰治最后贴在他耳边呢喃的话:“我对你一见钟情。”

 

 

 

离这不远处有座黑黝黝的建筑伫立在那,高耸的钟楼直指天空。走近了才发现这是一处荒废的教堂,花坛里杂草丛生干枯的落叶被风吹得到处都是。

来这做什么?中原中也不明地被太宰治拉着穿过了高大的橡木拱门,晚风吹过时还有碎屑剥落,顺带还撩起了他前额的头发。宽敞的大厅里也生长着及膝高的野草,华丽的穹顶壁画也已斑驳,积着落叶的天窗,一缕月光穿过幽暗的教堂,中原中也抬起头原地转了一圈看完了整个教堂的布局,木质长椅腐蚀吱吱声让他警觉地看了过去,却被太宰治带到了十字架前。神坛被凄惨的月光照得更显破败,盛放圣水的金杯也不翼而飞,干枯的鲜花和散落在地碎掉的瓷盘。中原中也低头小心地踩过这些东西,心里满是疑惑。突然他的头被青年捧起,脑后的发辫也被抓散了:

“你真美,小鸢尾花,我爱你。”

发生了什么,中原中也只想搞清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搞什么?你……”没等他说完太宰治便把他狠狠按在自己怀里。中原中也整张脸闷在他胸前,空着的两只手撑着青年胸脯想推开,没想到太宰治的力气更大,摆明了就是不想让他说话:

“我们终于逃出来了,我不在乎我们是否有家人祝福,我只希望以后至我长眠能有你相伴。“太宰治说得声情并茂言辞恳切,动作轻柔地把怀里的人放开。冰凉的手指抵在后者的嘴唇上,满眼的深情快要淹没了两个人。

他真的是来约会的?中原中也错愕地扬起头看着太宰治。

“我爱你,至死不渝。”太宰治低头牵过中原中也的手与之十指相扣然后放在自己胸前,

“我……”中原中也能感受到自手掌传来有力的心跳,青年那双鸢色的眼睛带着魔力般得蛊惑着他也说点情话来迎合着气氛,一对私奔抛弃所有的恋人到了教堂许下自己的一生,怎么说都是件浪漫极了的事。可到底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他只能睁圆了眼睛看着太宰治慢慢逼近他,扣着他的腰的手是那么有力让人无法拒绝。两人嘴唇接近相贴时,他们头顶黑暗处传来闷笑声。很快暗处隐藏的那一双双血红的眼睛都出现了,成了包围圈圈住了两人。

 

它们来了————

 

中原中也摸到了自己的短剑,他望向太宰治露出了他特有的张扬笑容。只是让他感到诧异的是当黑影朝他们扑来的时候那副狐狸一样狡黠的笑重新浮在脸上。

怎么了,

“太宰?”不等他反应就感到后颈遭到了重击,疼痛蔓延至全身,意识开始抽离。少年倒在地上,身下响起枯叶压碎的“啪吱”声,无力的手悬在空中没有抓到太宰治疾步离开的的背影,黑暗朝他袭来。彻底昏迷前他听见了马车开动的声音,和太宰治撕心裂肺的大喊:“再见了————小鸢尾花,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虚伪……他就是个混球,不该信他。中原中也咬紧了牙想挣扎着起来,指甲深陷在掌心,疼痛能让人清醒,但这没什么作用,混蛋……

黑暗彻底把他笼罩。


—tbc

算是过渡 


评论
热度(21)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