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太中|黑鸟

 *血族paro

*ooc 意识流预警

00

爱欲、“魔”和玫瑰。



我们为了某些东西而死,是永世不得爱情的诅咒。

01

-615 秋 无夏森林

 

已至深秋,无夏森林里还带着夏日残留的燥热但深夜时候还是有冬日的冷钻入中原中也的领口。寒冷让他头脑有些恍惚。

不停歇的冷风催促着他赶紧出了这片森林投入人类灯火的怀抱里去。黑靴踩过沾着夜雨正湿软的草,昏沉的月光透过树丛的华盖在他身上撒上几片灰斑。

  

  这已经是本月失踪的第三十二个孩子了,每每凛冬将至,孩童失踪是常见的事(尽管大人们不停地提醒着孩子在天黑之前回家,不然吸血鬼抓走他们)因为吸血鬼们也会储粮,冬天人类活动会少得多,何况无夏森林会在冬天封冻起来。

无夏森林是神赐予的屏障,分隔开人类和血族加上冬天的封冻,人们会有一个安全的新年,当然除了硬闯森林的人。

  这种每年频发的事没有让人类麻木,只会使之更加敏感。中原是教会手边最有用的利器,他们世代为血猎,谦逊、优雅而忠诚。是教会安抚人心的第一选择:中原将会把孩子们完好无损的带回,为家族和教会再添上一份荣光。想到这中原中也太阳穴处血管突突直跳,自内心涌起热流冲向四肢,父亲对他的保护终于消失了:

“父亲为什么不让我去?”

“你还小。”

“可我已经十四岁了!茉莉十四岁的时候都能单独行动!”一旁被他唤为茉莉的长姐对他温和的笑着,想过来拍拍他的头安慰他或劝他懂事些。

 

“让他去吧,中原。”不等父亲回答,中原中也只看见他突兀对着他身后行礼:“福泽先生,”还有他从小的老师,一位睿智的老者:“洛尔先生。”中原中也扭头来不及看清赶紧倾身行礼。问候的话语还未出口他就被福泽谕吉的手臂一把揽住:“中也啊——已经是头小狼崽子了。”

 

少年灵巧地在森林里穿梭,鞣面皮靴踏过映着月华光亮的坑洼,树林的寂静只有那一声泥水溅起的声音。夜晚的森林从来都不是安全之地,他需要赶快离开。

右上方的树丛有动物穿过响起的窣窣声,中原中也警惕地抬起头同时往后退了一步半的距离,因为乌云恰好走开他的视线清晰了许多,连风都停下了树林中保持着危险爆发前的静谧像要将人无声地埋没在此。

不待他伸手去够背后的十字弩,那东西已经嗤地一声跳了下来:

“被发现啦?”他因中原中也的匕首尖不得不往后退了一步,尽管这样那凶利的武器仍是杀气腾腾地抵着他的喉咙。月光自是照着他眼前少年那双蓝眼睛,中原中也此时也接住微弱的匕首反射的光看清了这个人的面容:一双鸢色的眼睛有勾人的魔法似得嵌在线条美好的脸庞上,带着血族才有的清俊。中原中也紧咬着下唇,盯着这个比他高出一截的青年模样的人。你是人还是吸血鬼?他想这样问,然后呢?得到是吸血鬼的回答,血猎一刀戳穿他的喉咙,抑或是一场苦仗。对方像是看出了他无从开口,轻小的嗤笑声从他红红的嘴唇跃出,听上去像是忍笑失败了:“你是不是掉了个东西?”一个银色状似硬币的东西在他拇指与食指尖转了个圈,上面的鸢尾花散发着温柔的光华,那是中原家的家徽。中原中也摸向十字弩的动作一滞,赶紧低头看向胸前披风的纽扣已经不翼而飞——多亏了暗扣,虽然它也快撑不住了差点在跑动中绷开。

“还给我。”中原中也直接地开了口,他没时间和这个人纠缠,但家徽实在是个重要的东西。

“会还给你的,不过有个条件。”浓云飘忽过来遮住了月光,使中原中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不过这人语气中带着对中原中也直接的话语的不满——或是被激起了兴趣。

“你说。”合理的话我会答应,中原中也把后面一句咽了回去,把匕首收回了腰侧皮袋里。

“在这个美好的夜晚能遇见你实属幸运……”这人刚一开口就让中原中也感到头大,怎么这么麻烦。出于礼节他没有打断这位绅士的话,“如果能知道你美丽的名字的话……”

“中原中也,你可以叫我中原。”这人太磨蹭了,中原中也在心理谴责了一遍自己没忍住,把父亲与洛尔的教导丢哪去了。“抱歉,不过客套的话可别继续了,我实在没法听下去。何况,我们在无夏森林,这里可是白日都少有人来的危险的地方。”那位先生摆摆手,他露出的手腕至手掌包裹着的纱布,中原中也觉得好奇出于礼貌没问。

 

“可是现在快冬天了不是吗?”高个子青年转了两步,语气尽是欢快,红唇张合不时有少许白雾,线条优美的唇角边上是一块纱布被简单固定在右脸颊。听完他的话中原中也皱眉,同时看清了他颈上的缠的纱布,这男人浑身是伤,他想。

“随你吧,”距离中原中也要去的丽罗小镇还有半小时,到了那里就能修整一会。不过深夜出现在无夏森林的男人,浑身是伤也许是不知名的血猎吧,看年龄是个前辈,自己好像不知道他的名字。中原中也蓝色的眼睛对上他胸口波洛项链上的与自己眼睛颜色无差的石头:“你是血猎吧,这么晚出现在这的不是闲人。”

 

“那么小鸢尾花也是了,”男人眯起眼的笑容带着温暖的外壳,和中原中也

讨厌的虚情假意。“小鸢尾花”这个称呼差点让他吐出来,中原中也只在新年舞会上听见有男孩这么叫过茉莉,当然茉莉和他惊出一身疙瘩。中原中也的脸通红像那时的茉莉一样,并非羞赧而是气恼:“这并不是个适合叫我的词,”

“你是来调查失踪的孩子的吧。”男人并没有在意他的反对,只是一句话就吸引了中原中也的注意。

“是的,你有什么线索吗?”中原中也把要给你这个男人取个让其耻辱一生绰号的事搁置一边,他听见男人向他走进沉重靴子踏在落叶的干响。

 

“青葡萄酒馆线索很多,很近。我看你已经疲累一天了吧。”男人果然是个血猎,中原中也知道青葡萄,那是个血猎和吸血鬼混杂的地方,连中原家都需要那里提供的情报。他一直都想去那看看,没想到酒馆主人这么大胆把它设置在无夏森林附近。

“看样子是需要休息了。”中原中也摘下帽子整理了一下,恍然觉得有些疲惫,他垂下的一缕头发被男人拢到耳后,这一动作亲密又轻佻。但中原中也不想管这些了,他只隐约觉得这个男人会是个麻烦:“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先生。”

 

 

“太宰治。你叫我太宰就好……”一把匕首抵在了太宰治的颈上,中原中也把他衣领拧着撞到身后的树干上的动作快得让他来不及反应。不等太宰治开口,中原中也压低沙哑的声音从干渴的喉咙擦出:

 

“太宰在三百年前就被灭族了,你到底是谁?”


—tbc

#这是个长篇或是中篇

带双黑,双首领,双挑染玩因为第一章没出现所以就不打tag了

*格式重置


评论(3)
热度(58)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