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伞修|年岁

双视角 叶修和苏沐秋
脑洞不嫌大
这里官鬼 多指教


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一:离别没说再见 你是否心酸
苏沐橙中考发挥正常,考上了喜欢的高中,不得不说这时候苏沐秋也物色好了战队,这样他和叶修两个人在一起供着妹妹念书是一件没以前那么困难。

三个人在自家天台上为自己遥望的未来虔诚得如戴上红领巾的孩子。

他说,要在我心里猖狂一辈子。叶修非常不屑苏沐秋这句话,苏沐秋从他冷漠地轻哼一声后没有再说过这样的话了,但是现在他再也没机会了。

叶修还没适应已经没有他的城市,耳边的呼吸机工作声终于消停,可现在叶修多么想让它再发出那追赶人心跳的噪声。
证明…他还活着,啊啊…至少他还活着啊。
家属签字,他陪着哭的没了声的苏沐橙签好了,半个小时,苏沐橙眼里不停留下的眼泪让字迹模糊不清,砸在叶修心上,渐渐那些水渍模糊了苏沐秋的影子,化成浓浓的悲伤。

这时候,他不能也不敢流泪。

秋……会心疼的吧。抱歉我没办法止住沐橙的哭泣,和三年前一样,我没来得及学会怎样哄她,只有你来,快点……回来哄哄她,让她不要再哭了……不要再哭了。她不是你最疼爱的人吗?她哭了怎么不在呢…
“不哭。”叶修把苏沐橙揽在怀里,夏末的风吹过,叶修感觉得到胸前一片湿润,风过来,很冷。
他把她抱紧,希望能有一丝作用。右手轻抚着她细软的发丝,猛然间看见手指上银色指环,他不想细看,他知道那上面有两个人的名字,有一个刚刚先后出现在临危家属签字单和死亡确认报告书没上。
你呀,不是说要在我心里猖狂一辈子的?
夏夜让痛楚加剧,两人相拥着在医院走廊的椅子睡着,苏沐橙脸上的泪痕在日光灯下反着光。
叶修什么都不想想,靠着怀里的苏沐橙睡着了。

二:转身寥寥笑脸,不甘的甘愿。
很累,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记得,他离我一步,我忘了他在喊什么,好像是…
记不得了,会死吗。苏沐秋感受到死亡裹着眩晕向他袭来。
他突然想到很多事,父母的意外,亲戚的贪婪嘴脸,妹妹的天真和眼泪。
还有谁?
叶修,他最喜欢的人,和他的秋木苏一起站在第一区的一叶之秋的主人,已经和他确定好队伍的人,那个除了游戏从来不会正色的人,能好好处理没有他的生活么?
把沐橙抚养长大,知道看着她也为一个人付出很多很多,会守着秘密不肯告诉我,不会是我了。
苏沐秋看过很多事,这时候突然想起一个问题的另一个答案,为什么相爱的人能同患难不能同富贵,不是变心了,可能真的是没办法做到。
就像,他和叶修。
他听不见任何声音,只看见叶修一张一合的嘴唇在不断颤抖,困意席卷上来,怎么办呢,阿修,可能我真的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
感知渐渐模糊,伤口也不觉得疼,只是眼前血红一片,快看不清了。
啪嗒,血红散去,有冰凉的液体触动视网膜,润湿他的眼眶,苏沐秋清晰的感受到绝望的痛楚,那是他的阿修的泪。

笑一个吧,我走的时候,是那样的不甘心。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

评论
热度(15)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