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周江|我们就只差一点点

上章改错:少年 青年*


二、
“晚安,愿明天更好,你会更快乐。”
江波涛摘下耳机,伸手去够桌子边的水杯,不想有人把它推在自己面前,他抬眼一看,是自己的助理林琅。
“感谢。”
江波涛笑着抿了一口水,两个小时下来,就算已经习惯,口干舌燥还是正常的。
“这道安语真是温柔。”林琅挑眉看着他,眼里盈盈笑意。
“我也觉得,今天我还是送你回家?”江波涛跟着林琅走出录音棚。
“求之不得。”林琅吊儿郎当地跟在江波涛身后。两人取了车之后人直接打开车门坐了上去,一整套动作流畅顺利不要脸。
“……”江波涛和林琅家住得挺近,两人也经常一起回家,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也不算太闷。

把林琅送回家江波涛觉得时间还早,自己早已习惯这时间,顾还精神。回到家打开床头小灯翻了一会书,喝了半杯水就安分睡觉去了。


第二天按时起来,江波涛简单做了个早饭吃下就去星痕了。
说实话,他真的很喜欢现在生活,不论是在电台主持白星还是白天在星痕做甜点。

“啊……怎么办都想吃……”两个女孩坐在如也里,看着冷柜里江波涛已做出来的纸杯蛋糕。
“可小心胃哦。”江波涛笑眯眯地端出她们点的松饼,松饼需要现烤,也亏得人不太多。

星痕很小,但江波涛花了不少心思在里面。纸杯蛋糕是最简单的款式,带有时令水果的蛋糕和每天新鲜打出来的奶油。还有酸奶慕斯的饼干渣底,江波涛乐于把这些小的事认真做,最开始是为了分散注意力,后来是习惯。

木椅上有不同的小垫子,桌子也是比着店面大小定做的。还有外带的盒子和勺子,勺子是林琅想的,小铲子,不少人就为了新鲜而来也会觉得很可爱,不止在勺子上,在于心思。

有几个混熟了的女孩子,是附近学校的学生,周末常常来坐个一下午。还会霸占江波涛的小音箱,放她们喜欢的歌。
正放着一个人切的预谋邂逅,另一个一手插着松饼一手推旁边戴眼镜的女孩看手机:“你看!好帅啊!”
“啊啊啊啊好可爱!”戴眼镜的女孩直接叫出来了,引得江波涛擦干手端着拉好花的焦糖拿铁过来笑吟吟地问:“在看什么呐?”
“店长大大你看他好帅!”女孩捂着脸,江波涛放下碟子扫了一眼手机,笑僵在那,

周泽楷,
周泽楷,
周泽楷!

是周泽楷参加访谈节目的截图,话少得让主持人拼命暖场。手机里青年微微颔首,显得有点害羞;面对提问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时,脸红得不行,半天说不出话,让主持人尴尬极了,急忙换掉问题……

怎么还是这样,话还是这样少,他皱眉,平复了一会,转身进了厨房。

“诶,要是周周像店长大大一样就完美了……”
“店长大大也不差。”
“诶嘿嘿,就是没他帅,也没他高,还比他大。”
“诶诶诶,小声点,听得到听得到。”
“怕什么啦,店长不会介意的哈哈哈哈…”
江波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走出去笑着说:“又在说我的坏话,一群小坏蛋。”

“江叔你给我们唱首歌吧。”一女孩指着墙上挂着的吉他。
“我二九了,没到你们叫叔的时候。”江波涛正好忙完了,取下吉他坐在她们边上:“想听什么?”

“诶诶……”她们在想着听什么,江波涛低头去调弄琴弦。
“你上次弹给我们听的那个…”上次江波涛似乎喝了点酒,来了精神,给她们边弹边唱,她们记下歌词发现这是人自己写的,网上根本没有。

“好好好…”江波涛也不推辞,他正需要的发泄,正好这首歌也配现在的心情了。

“又回到了这条街,你是梦里出现的情节。”
周泽楷你怎么还没变?
“怕太多的不经意,勾起太多的回忆。”
“遗憾充满空气,都在诉说我和你。”
你现在一定很好,快忘了我吧,我们已经越走越远。
“我们就只差一点点,现在与过去总是会重叠。”
现在阳光晴好,像我们第二次相会时的天。
“每当忘记带伞的下雨天,就会把你想念。”
江波涛还记得自己怎么认识周泽楷的,那时候周泽楷还是个小公司不红的歌手。自己恰好去送朋友小女儿上学回来,没想到下雨了,还挺大。自己早年有病根,淋雨就头疼,也只能生生挨着,没想到有人在他等红绿灯时撑了伞。抬眼一看,竟然是个挺漂亮的大男孩,腼腆的一笑,就印在他心里了。也就那一面,在下次偶遇时,江波涛一下子就认出了他。

并认定他就是自己的星星。

如今星星独自在一片星辰瀚海里璀璨耀眼,只能仰头才能看到了。
“也许我们就只差一点点,命运交叉也只有一瞬间。”

“也许可以选择去逃避,却不能假装看不见。”

我们已经越走越远,直到,谁也看不到谁的背影。


bgm:我们就只差一点点-牛奶咖啡
男声可以脑补成江副 好听 上瘾




评论(3)
热度(26)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