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周江|我们只差一点点

一~二

一、
 遗憾充满空气,都在诉说我和你。

二、
“我就是天生祸害,师父现在要杀了狸儿吗?”屏幕里青年擦干了嘴角的血,眼神里满是绝望还带着很少的对眼前人的期望,漂亮的容颜竟让人平平生出怜爱来。
“过!”导演一声让现场紧绷的气氛沸腾起来,几个小助理在旁边小声说着:“他演得我都要哭了。”
“我已经哭了。”一个摊开一直紧攥的手指有张揉得不成样子的面纸,“那一剑好像是我受一样。”

周泽楷过了这条之后要赶另一个片场,状态恢复的很快,助理替他打理一下擦干净脸换了衣服,他很礼貌地给大家道别之后登上了保姆车。

新晋影帝不好当,尤其是在你有这张漂亮的脸的时候。周泽楷自手握影帝之后,这条路走得愈发艰难,更多的关注也带来更多的眼睛,一言一行都在人们的眼里,如履薄冰。
周泽楷自信自己演技没问题,唯一不能解决的就是脸,对手公司就拿此造势,引导舆论:影帝全靠脸而得。

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怎么过那段出个门都围追堵截的日子,总感觉过了很久,当主动权到己方手里时熟悉的那个人已经不在身边了。

他看着车窗外暮色四合,风景慢慢变成自己的那张脸还有小助理忙碌的影子。原来也有个人,只是不会像小助理一样忙,恰恰相反,他比任何人都悠闲,坐在周泽楷对面搭着小毯子睡觉,或是看书。

到了片场,正是条华灯闪烁的商业街,女主角是个才捧出来的花旦,立刻站起来战战兢兢地给他问好。周泽楷对她点点头,换上衣服,是个落魄的公子哥儿;戏正好是灰姑娘和落难王子这样时下小女生最爱看的本。

今儿拍的是男女主角的吻戏,周泽楷预料到这个花旦能靠消费自己占一半的头条。可他想的不是这个,
“小周吻戏的话,我会很吃醋的哦。”
他没来由的想到那人给他说这句话的神貌,明明是带着调笑意味的,满不在乎的神情,眼底的笑沫子涌出来,淹没了他。

那时他只会在那人手下,什么事都会有他处理好,自己不必担心。对方连和自己温戏都做得很好,怎么会受不了工作压力?就像一个大力士,扛得起山和天空,却撑不起一片羽毛的重量。

为什么放弃呢?他很想问这个问题。


“实在是很对不起大家的期望,我原来接到泽楷的时候也以为能伴他左右很久。”周泽楷在调整状态的时候想到了江波涛说出这句话的笑意,和嘴角的弧度,那时他最冷的笑容。这个发布会给人诟病很久,连当红明星的经纪人交接都要开个发布会。可这不是普通的经纪人呀,年纪大点的都知道,江波涛不只是一个隐在幕后的经纪人,而是红极一时的老戏骨,实打实的依仗演技等过影帝的人。
为什么说实打实?因为与江波涛同时期的人长得漂亮的太多,脸?江波涛从没这个优势。

女演员的脸在自己眼前便变得模糊,有了江波涛一般的眉眼,渐渐的那张脸也是他心里的那个人了。他的深情款款,全在眼里。周泽楷捧起她的脸,此时大雨倾盆,两人都无一幸免。爱情那么伤痛,可他们就是淋不醒,打着伞的行人匆匆,他们时间就停在那,大雨砸在周泽楷身上,黄色大衣把两人遮住,雨水不停地从脸上蜿蜒而下……

郎才女貌,搭着十分养眼

导演很快反应过来赶紧过了这条,把这两尊神仙淋病了那可就有得受。

小助理赶紧过来给周泽楷递上浴巾,“谢谢。”周泽楷被淋得这么惨,接过浴巾的时候笑得还是很好看,像会发光一样,饶是小助理在周泽楷身边这么久也愣了愣,随后不好意思转过身找事去做了。


“要睡一会吗?”小助理给周泽楷披上一件黑色大衣,毛呢很暖,上面是他惯用的香水散发的味。刚淋了一身的水,女演员状态不太好,两个人在强势的“雨”里站了大概三个小时,周泽楷很累,他没法推拒这件衣服,也告诉自己这时候需要好好休息而不是拿出明天的剧本背台词。他裹在大衣里,看了一会凌晨路上的稀疏灯火,闭上了眼睡着了。

















评论(8)
热度(31)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