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Lucky Ones

*排雷:AU/ABO/包办婚姻先婚后爱
*自我满足,爆肝快乐

00.Later's better than never.

01.山下智久永远记得他们结婚那个热烈的夏天,在散发着雨后太阳炙烤叶片香味的早晨,他们在大从粉红玫瑰、双方家族成员面前立誓,此生以彼此唯一,相敬如宾。

虽然是包办婚姻,但样子还是要做足,他看着龟梨和也按时到场还提前了一个小时和他这个未婚夫说了一会话,问最近过得好不好。
直到这个男人穿上剪裁得当的白色西装被他的父亲牵着走到自己面前时山下才有了一种结婚的实感。他对着龟梨伯父一笑,从长辈手中牵过龟梨的手两人要走去余下的红毯,龟梨和他一样没有多余情绪,只是和订婚时与他靠得近了点,仅此而已。

之后都是像他们小时候参加过的婚礼一样,宣誓—交换戒指—接吻—亲属们的鼓掌和欢呼,花童抛起的粉白玫瑰花瓣落满他和龟梨的头顶与肩上。

“以后请多指教。”龟梨对他说。
“也请你多包容。”他这么回答。

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婚姻啊,龟梨有没有动摇他不知道,反正他山下智久蛮动摇的。

“我会给你留足够的个人空间的,但不要让我太过不去。”
“说什么话,我已经和你结婚了。”
“我不觉得结婚于你有什么影响,不是吗。”
“随便你怎么想。”

03.龟梨和也是龟梨家的三子,龟梨家虽然没有女孩出生但幸有分化为Omega的老三,他与邻家大族山下长子山下智久是竹马,似乎从小家长就定好了如果是两人是AO就让两家关系再亲一重。

当事两人都不太在意离他们尚远的第二性别,两个小男孩子玩得亲密,约定好要去同一所的初中,高中,大学,唯独没想过对方会成为另一半。

龟梨和也从小就有自己的想法,是个自我意识觉醒得较早的人,给自己拟定好未来的路,这些从没让家长失望过,包括结交的朋友,山下智久,自己和父亲都是满意的,就是没想过他会和山下智久结婚,还是在相当陌生的二十代。

和发小越走越远的感觉是怎样的呢,这个问题放在当红网站上他也许能写个小作文出来。自阴差阳错填了不同的高中开始龟梨和也与山下智久的关系直线下降,一度到了双方过年必要的串门都会借口逃走。
就是不想见到对方,从同样爱玩的弟弟口中他听过了山下各种各样的事迹,他不是个念旧的人,但事情落在山下身上就变得特殊起来,小时候牵着手打过架脸上白净可爱的男孩已经长大了他有自己的生活了,龟梨提醒自己,可还是窝着无名火。

直到父亲对他说,你和智久那孩子结婚吧。

他终于找到了无名火的发泄处,任性地置之不理,带着全校最好的成绩考入了计划中的大学两年没回家。
弟弟说,山下也很久没回过家了,那他们还真是有默契。在新环境的日子快速充实忙碌起来,连同父亲的提议自己对山下的气和那些童年回忆统统被龟梨抛在脑后。

也许父亲会忘的,从母亲在他才升入高中因病去世,那个男人的记忆退化地越来越明显。

又来了,他们才升入高中山下还送他到了新校舍,“阿姨的事我很难过。”少年抱住了他。

龟梨想自己是不是因为结婚代入太多往事好让神经没那么紧张。
“小和,我一直都在这里。不要害怕,我会陪在你身边的。”从母亲病床边再到铺满白花的礼堂都没有眼泪的龟梨和也在新生报道喜气洋洋那天上午在山下智久的怀里哭得像个迷路终于回到家的孩子。他已经管不了其他人的目光,手紧紧抓着山下的手臂,他所有的悲伤与不安都被那个少年用温柔好好接住。

但他们就在那一年分离,莫名其妙地默契失去了联系,连同依赖和思念都消失了。

他感觉自己从未了解过山下智久。

03.山下智久接到父亲电话是在从夜店送完女友回家的凌晨,不痛不痒的责骂后他刚要挂断被父亲最后一句话醒了神:
“明天滚回家订婚,半年以后就结婚稳定下来。”

“和谁?”这是个很正常的问题,他女朋友换得快父亲绝对不知道现在这个是谁,那他要自己和谁结婚。

“和龟梨家的三子,都准备好了你人来就行了。”

还真是……什么都准备好了啊。

他突然想打个电话给龟梨,却发现以前那个早停掉了,无奈只能先睡一觉等着明天那个什么都准备好了的订婚礼,他觉得龟梨不会屈从家长包办的,但他不确定,因为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联系了。

你变了吗,龟梨和也。

所以山下在给龟梨套上订婚戒指时忍不住仔细去看他的脸,从自己的视角龟梨没什么特别情绪,表情也都一个样,或许见证的大家长对他们也没什么多的要求早早放两人离开了,仪式至始至终他们都没说过一句话,包括离开都是各自点点头再毫不留恋的转身。

回到自己在外的公寓,女友翘着腿横躺在沙发上吃着樱桃,“你回来啦。”她看的是最新出的肥皂剧。
“嗯。”山下应付地回答了一声把领带扯松走到厨房看见一堆没洗的碗筷,他想起了女友捻起樱桃梗刷着亮色甲油的指头,它们与这些琐碎是相斥的。
是龟梨就不会这样了,山下突然跑出的想法自己都觉得好笑。

“你真的要和我哥结婚了吗?你分手了吗。”龟梨诚一订婚礼后第二天晚上在红男绿女里问他,没了平时玩伴的懒散认真起来居然和他哥有点像,山下一下看晃了眼,没能应上他的话。
“我问你呢,他是我哥,对我最好的哥。”龟梨诚一一把拉开依偎在他怀里的女人,“你们已经订婚了,你还抱着别人!”他气得说不出话,这小孩从来都是这个样子对其他东西都不上心跟着山下一道玩女朋友也是换衣服频率,一旦事情牵扯到他的三哥就会嗲毛。
“我和你哥都明白的,结婚那天我到场就行。”
“你简直是……”龟梨诚一转过头对山下刚才抱着的女友不屑地开口:
“你比不过他,你们都比不过他。”

“说什么啊,一个omega而已仗着两家世交才订了婚,智久爱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谁比不过他了!”女孩子挽着山下的手娇滴滴地开口:“智久你看看他,我难道比不过他说的那个人吗?”

“乖,诚一就是气到了,他小时候就是被他哥带大的,难免失言一点。”山下奇怪地,回避了那个对比,因为他隐约意识到,不管是高中与他在樱树下交换初吻的初恋还是过后能出图集一览包括眼前这个女孩,都是不能与龟梨和也画上等号的。

“对了,诚一,你哥的联系方式给我。”山下叫住欲走的诚一,他突然想起来诚一给自己提过几年前龟梨忤逆父亲到德国学舞,也许是太好奇叛逆的龟梨了,他突然想给那个人打个电话。
“我回去发给你,今天就不玩了。”龟梨诚一相当生气,山下已经与自己哥哥订婚了,居然连联系号码都没有。

所以他在给哥哥告状时一头火被闷地更盛,龟梨不太在意山下现在有没有女朋友或者数不清的床伴,他只在意明天的舞台表现,听见弟弟抱怨时还笑了出来:“小诚你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答应父亲吗?”
“你这个性子真是急死人了,他是你的未婚夫诶!哈?为什么啊?”
“因为妈妈,我想,她会满意看到的。”龟梨拢了拢留长的偏发,不紧不慢地解释。

他讲了自己回国时去看了山下的妈妈,伯母很开心见到他,又说他母亲与她的约定,他与山下有婚约,自己最满意龟梨这个孩子了。龟梨笑笑没当真,也耐心去看伯母递过来的信件,看完就决定答应婚约,这个转折发生就在山下接到父亲电话的前一天。

“所以,你答应父亲,是因为妈妈的意思吗?”
“对,她希望我得到幸福。”
“但山下他……”
“我结没结婚已经很幸福了,像现在这样跳舞,做我喜欢的事情,所以和婚姻没有影响。”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对了,我把你的号码给他了。”
“嗯我知道,他给我打过电话了。”
“你感觉怎么样?”
“不讨厌。”这是典型的龟梨和也式的回答,他慢慢地说着,被弟弟情急的逼问逗笑了。
“反正你要是受了委屈……”
“你知道你哥从来没受过委屈,对吧?”
龟梨诚一愣住了,从小到大回顾过来还真是这样,心也放下去了一半:“那就好。”

龟梨诚一再次出现在山下的朋友圈子里,那个女朋友依然在山下身边时间已经能算最长的了,但他注意到,山下没有抱她。
“诶,yama你真的去见过了你的未婚夫?”
“见过了。”山下英俊的脸在暧昧迷离的灯光下照出深深浅浅的阴影。
“感觉怎么样啊?”那个人往山下杯子里倒了酒一屁股坐在后者身边,全部人都因为这个问题注意力集中到了这儿。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清新脱俗的omeg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只当他说的是讽话纷纷笑起来,气氛更热烈了,他女朋友更是抱着山下胳膊笑得花枝乱颤。
龟梨诚一正要发作,发现山下表情很认真,在想什么东西,认真到他不敢去打扰。

那晚过后,山下身边就再没见过任何人,他开始配合家里婚礼的筹办,除了必要的再没夜夜笙歌身不归家,
“稍稍遇到一些麻烦了呢,小诚。”
兄长给他留言,
龟梨诚一感觉自己也许猜到了又感觉没有懂得兄长的所指之意。
“他又来找我了,我们不是已经明白这场婚姻的意义的吗。”

看起来,山下,好像是栽进一个不浅的坑里了呢。

—tbc
lucky ones打雷的歌突然捡起来感觉真的好棒啊x

评论(21)
热度(29)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