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水蓝|硬风吹拂

*杜撰


*该禁什么禁什么,转出lof我先死为敬❌


*写不完先搞前半边





速冻食品与棒冰袋子。





即使我们走过万水千山,我们的故事仍无人知晓。







王柳羿觉得人应该冬眠。


这不他裹紧自己的羽绒服后背准时贴上暖宝宝恨不得走到哪坐下就能闭上眼休息,他真的好困好困,只希望鼻炎消停点能睡个好觉。


王柳羿太瘦了,喻文波在旁边看着艰难爬起床往打底衣服上贴暖宝宝的人大脑嗡嗡乱叫里面杂乱着没起床的意识时他就这么迷迷糊糊地想:


我能不能分点肉给他?






先把小肚子上的肉分他身上。喻文波如此盘算着,见他差不多穿衣整顿干净才肯从被子里钻出半截身子,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困意朦胧地叫“蓝哥”。


“蓝哥……我衣服呢……”


此时的王柳羿套上米白羽绒服像个小白包子头脑里跟喻文波差不多一样乱糟糟,操着浓重的鼻音“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你衣服在这……”他打着哈欠从地上捡起晚上被踢下去可怜的衣服扔在喻文波床上。



这是他们每日清晨最常见的样子:




睡眼惺忪,头脑糊涂,畏惧窗外的寒冷又马上会恢复少年人的精神气。






“今早吃什么呀——”大脑开完机的王柳羿两只手搭着弟弟的肩膀半推着后者往前走,喻文波本来想甩开因为这种感觉很不好。

但侧头看见王柳羿茭白细细长长一只手心想要是涂个什么颜色的指甲油能po到微博炫耀一下了——假装自己有女朋友。



阿姨将热气腾腾的一笼包子放在他们面前后又进了厨房忙活剩下的东西,王柳羿手长拍拍快贴在桌上睡着的喻文波肩膀:“醒醒醒醒,吃饭。”



“嗯……蓝哥我好困啊。”他不得不坐起来,因为王柳羿把一碗菜粥放在他面前滚烫的温度一直贴着他的脸辣着疼。



“冬天啊都没什么精神。”阿姨端着佐粥的小菜笑盈盈地过来看他们没精打采沉默的样子乐了,她出言调侃几句搞得喻文波没好意思再继续赖皮乖乖起筷。



“这个包子好吃。”王柳羿差不多习惯了这边的甜口菜式,想起自己才到上海的时候疯了一样想吃辣。喻文波想了个好主意吃麻辣味的泡面,他带着王柳羿去了仅仅知道地址的超市寻找,结果过不了一会就被挤散了。


王柳羿自己找到杯面把它放怀里抱着,站在原地希望喻文波自己回这来,约摸快一小时后接到喻文波在卖场出口等他的电话。


这个浑蛋啊……事实上就算是麻辣口味的泡面在上海也会变甜的,那天晚上王柳羿和喻文波尝了一口静默无声地总结相互看了一眼,提议的首先认错:


“蓝哥我明天请你去吃海底捞!”


“我要吃十份虾滑!”


“一百份都没问题!”喻文波双手合十就差跪地谢罪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惧怕他的蓝哥仔细想不过是个比自己大一年的跟自己同样幼稚的小孩罢了。


现在理过来他想也许从那个时候自己就喜欢上王柳羿了。





“好吃。”喻文波并没有因为回忆耽误回复蓝哥的话,他附和一句把烫手的包子泡粥里用筷子挑开,里面甜肉馅的油香滋滋地淌出来被他用筷子尖搅散。


“让你别这么吃,包子都没味道了。”王柳羿夹一筷子小菜在粥里慢慢喝,一边不忘叭叭喻文波,他看他吃饭那样不说话的时候真的很乖,也只有这个时候王柳羿才会有做哥哥的感觉,尽管他知道喻文波从没把他当哥哥过。


“嗯嗯嗯。”他得到喻文波的回应,但觉得很敷衍。每次这么怪罪的时候喻文波都要嚎冤:“你看你说的话像是人能接的话吗?”




嘿,这还真有道理。王柳羿想想,可能我这个人真的很无聊很无聊。



于是餐桌只有筷子不小心碰到瓷质容器壁的声音,安静得喻文波觉得王柳羿撕开包子都是巨响。






喻文波觉得王柳羿这个人挺讨厌的。



他想要是一直停留在加个好友约打排位这样慢慢靠近的节奏才适合他们,王柳羿人都是顺其自然,想他交友准则也是如此。


从前他们有的时候打完游戏还连着麦,五排的人都挂了就他们两个在线上边收拾桌子上的东西还是调整符文总之就是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喻文波觉得王柳羿这个人很有意思,就算他被自己没边的嘴碎吓到也会装作波澜不惊地继续和他说今天发生什么了排位你不在的时候我遇到什么了。他有次问喻文波人在哪,被他一口呛回去“干嘛啊,你想来看我啊?”


“是呀,好无聊想找主播一起玩啊。”连麦那边的人笑吟吟地,显然是习惯喻文波语气的从善如流,他包容着喻文波,就像包容一个尖锐莽撞的孩子。



所以喻文波有点依赖他,因为他不嫌弃自己对亲密人的言行无状,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喻文波这么觉得。


然而再见王柳羿他发现这个人“思想出了问题”王柳羿比连麦里的辅助平添了几分棱角,仿佛回到了他们对线的冷漠无情,他兴冲冲地去看才到上海的王柳羿,他在给周围的人说我早就认识他,他肯定会出现在赛场上的。


可当时的王柳羿看上去没那么开心,他很疲惫,连喻文波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都没反应过来。


“王柳羿,是我啊。”稚气未脱的半大少年叉着腰站在坐着的王柳羿面前,他眉目比他发给自己的自拍好看多了也许是长开了也许是去掉了直男镜头。


他已经抱住他了。


那是他来上海收获的第一个拥抱,所有人都在礼貌限额内同他握手问好嘘寒问暖只有第一次见他的喻文波不管其他人眼睛放哪就过来抱他,要把上海的寒冷握碎的力气把他从发懵的状态里拽出来。



让他想起来,他同他一样,都是稚嫩春盛犹如一张白纸却有无限可能的少年。


他们能用尽力气奔跑,因为他们还有可能追到想要的东西,摘得最高的那颗金苹果。




和WEST的磨合很好,王柳羿受到很多照顾,有粉丝看见是新注册的选手立刻把他曾经身家全扒拉出来比来比去,从他上场那一刻起议论就没停止过,相比其他同位置相近年纪的辅助他确实显得没那么璀璨亮眼。


他早就预料到了,他看着那边探头探脑的喻文波和KID玩耍的背影,喻文波心宽地大能撑得过去,那我也行。




尽管都有各自的事,喻文波感觉闷头了第一时间还是想找王柳羿,甚至人就在隔壁他都要发起连麦邀请。




“他是要黏上你了呀……”WEST看着王柳羿犹豫的手指,他们配合得很好了,却有空缺说不上,他向他摆摆手:“今天让他带着你出去玩,你好像来过都没有去基地周边看看。”


王柳羿太习惯喻文波了,从十六岁就习惯了,他喜欢被人依赖,而喻文波对此深谙其道投李报桃想和他形影相随。



他迟早都会在我身边。喻文波突然有种沉甸甸的委屈终于浮见天日,那时候的他不敢说,所有人都在等他长大他可以向王柳羿许诺只要你保护我我就能赢,但他不会。



少年心事,总有那么一点弯弯绕绕的想要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想得到足够认可后才站在王柳羿面前说,“看我看我,我长大了,只要保护我我们就能赢。”


IG处于的境地和喻文波差不多,它逐渐在崩塌的废墟中成熟或者是曾经的枯木抽出新芽,它已经长大了,想快点告诉全世界。



事实上ID JKL并没有这么顺利。


不然跟网络爽文有什么区别。这是王柳羿在房间里隔着被子对他说的,喻文波好像又变回十五岁的小孩儿他的锋芒能被轻易地折断他把自己包在被子里希望所有人忘记他。


“我知道你想证明自己,我也想。”王柳羿所幸坐在床边,他们的脸距离不超过20cm只是隔着一层布料棉絮而已,如果没有将很轻易地呼吸交融。



“我一直在这里,我先睡一会。”




喻文波过了二十分钟才小心翼翼地窜出头,迎上就是王柳羿睡着的放大的脸。



如果这就是安心的话。喻文波伸手轻轻摘下他的眼镜,王柳羿突然醒过来眼睛笑得弯弯地看着他,他近得能看见王柳羿黑褐色眼瞳里的自己,表情好呆啊哪有其他人吹得那么帅。



床边一盏小夜灯橘黄的光暗晕了视线,这个时候适合接吻。


“你没哭了啊?”王柳羿咧开嘴笑他,把喻文波倾身过去的念头打断。


“男儿有泪不轻弹。”



“你在我面前哭也没什么事的。”


“……”


“刚刚还说要我c呢。”王柳羿从来都是这样,顺其自然,自然中得到想要的,至于流水中的落花他无意捞起根本不在意。






吃完包子人就热乎了,王柳羿照旧不和他双排,各自打开直播当个“游戏行车记录仪”。


“他要当分奴。”喻文波回应差点被过快弹幕刷过去的提问,“蓝哥都不要我这个弟弟了。”



“要的要的。”他没想到王柳羿戴着耳机都听得到探头过来凑到他麦旁边:“搞清楚啊我没有不要杰克哥哦。”


“还是我太菜。”喻文波现在都想闭麦然后把他按在椅子上捶。我怎么能和王柳羿斗呢。王柳羿是什么人,说得出“龙给他们人全杀了”狠话、心思细细密密就这么悄然无声把人套牢的人。



他想这是真的栽了。喻文波就像个小男孩一样捏王柳羿后颈希望喜欢的女孩(王柳羿)注意到他,视线一刻都不要离开自己。





——我们下午出去逛逛?




——为什么?外面这么冷´_>`


——我好闷啊蓝哥ballball您了!!


——行叭…


他一说闷王柳羿就依着,队里容易上头的人总有人宽心包容着,比如shy比如喻文波本人。


王柳羿这么疼他,就算互损也只是本身那个小孩跑出来了要说几句,他们本就是并肩同行的竹马青梅,只是王柳羿更包容些,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哥哥。


那事情陷入僵局,喻文波此时已经把他约出去了哪怕王柳羿就坐在身边他也觉得,他离自己想要的如隔万里。


他拿着手机没在意直播还在继续,还是一只手横过来帮他关掉,白白蓬松的羽绒服外套,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你在发什么呆呢,杰克?”



唉,是王柳羿呀。






—tbc




我其实有、好奇为什么tag里面这么多ABO,强强不好吃吗他们就是相匹配能携手并肩的人这样说起来要香一点叭emmmmmm


评论(26)
热度(187)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