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再度和你

*OOC/沉重话题出现夹杂个人理解
*今天我单位营业了吗,没有

是有事情要问你,山下心里默默想又看了看与自己隔着一桌距离的龟梨,这个人的直觉太过厉害,从十二年前就是这样,自己一个眼神就知道把手上的奶油炖菜夹过来。

“你干嘛不说话。”龟梨问他一边手抓抓自己的头发。

可是你能忍这么久像无事发生一样,山下想,在休息室接受自己的嘴唇却对之后他的沉默不闻不问,怎么都会有疑惑的吧。

“我想睡觉了。”
山下看着龟梨,眼神穿过十二年的风月停在那具躯壳里一直改变的执着的龟梨和也。他们也是站在一起被说是黄金组合过的。
那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有些生气。和生田斗真如此,和龟梨和也如此。
“现在。”

“……我去给你拿被子,我们睡一间好吗,客房打扫出来我们都不要睡了。别考虑沙发,睡了绝对会腰痛。”
他短暂静默后冲着山下一笑,还是乖乖好客温柔的龟梨和也,山下一路跟着他到了那个有龟梨独特味道的房间,里面陈设他没来得及仔细看就被龟梨一个浴巾打过来:“去洗澡,不然不准上床。”

对自己的要求一派接受的样子,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山下在浴室边冲着澡边看着那人在洗漱时的小习惯,至少他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像龟梨这么爱香的人,对各式各样香氛物更是有小孩子对高达样的执着。
“p?”门外龟梨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山下对他浴室的观察。
“怎么了?”
“你……带了换的衣服吗?”
“……”
没带。山下将自己较长的头发拧了拧,在抽屉里找到了毛巾擦着头发,边用浴巾把腰围过一圈走过去开了门。

“居然出来了,我不看我不看。”龟梨佯装害羞地遮住眼睛,嘴唇弯起的笑容在山下心里噼里啪啦炸开。那是我想多了吧,山下看着面前玩闹着心智顶多三岁的人叹了口气,他们一开始有关联时龟梨和也可不是这样草莓大福可口的人。

“快去洗澡吧,浴巾自己拿这条我可没法给你。”天还未完全转暖,他手扬起时飘着水汽轻轻一下拍在那蓬蓬的头发上,手感很好,所以不舍地揉了揉。

“嗯,别揉了!”年下者毫无威胁的反抗的手拍过来,山下闷声笑着,眼睛亮亮地看向躲避自己手掌的龟梨。

他喜欢现在的龟梨,确定了。

从前被锋利似出鞘银刃的龟梨和也吸引,更多的是不服,现在被温柔坚定的人吸引着,
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
山下背对着自己躺着的轮廓隐没在房间的黑暗里,龟梨看了看放在枕边的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两点。
上一次他们这样安静地躺在一起好像还是喝醉了,他被分给了龟梨,然而自己并不知道这位前辈住在哪里所以带回自己家费了好大力才把他洗干净摆床上。明明那时候他们已经合作过野猪和青春amigo了啊。

这么多年,他们依然被惦记着,现在终于提上日程自己投心最多的KT却进入了充电期,他不知道是笑还是恨。
恨他吗,没道理吧,龟梨的手伸向山下露在外面的肩膀,哪有这样的道理,怎么说人都是帮助自己。

“kame”龟梨手一震,立马连手带头缩回被子里不吭声。

“kame?”他听见山下声音的靠近床因为人动作的摇动。龟梨渐渐紧张起来,捏着被角不敢动丝毫。

“你记得以前我在休息室吻你那次吗?”
山下应该是坐靠在床板上了,他声音从高处飘下来一字一句砸在龟梨耳朵里,直接砸了他个清醒。

——我当然记得。

“然后我们再也没做多余的事了。”

——因为从那天你没任何解释我下定决心要和你这种混蛋划清界限。

“kame,因为你从前和仁走得很近,我们差不多也是因为他才有交集的。你知道吧,后来,你们两个几乎是被绑一块去了。”

龟梨在装睡还是睡着了,两种都好,听不见听得见都好。但他还是希望龟梨在听。山下低着头柔声说下去,
“你和他,我和他,我和你,关系建立起来都是独立的,我每次这么告诉自己都感觉是在开玩笑,我很难不受那家伙的影响。休息室那次我一直都想有解释,但我自己都不明白。也许是彰喜欢修二吧。”

——混蛋。

“你们关系变得很差,他没告诉我为什么。但我觉得你没做错什么,那时候我也不好说,毕竟大家都在喝酒喝得很开心。后来就断片了,我被你领回去了,又睡在这里的感觉真好啊,kame,我知道你在我睡着的时候亲了我哦。”

——那是报复你休息室突然亲我。

龟梨突然有种委屈沉甸甸地终于浮见天日,他这些年是怎么相安无事地面对山下过来的。这个人为什么突然回忆从前,糟糕的初吻,糟糕的限定组合,糟糕的队友亲友。

“我喜欢你。”山下歪着倒向龟梨那边,手把两人隔着的被子拉开,对上黑暗中龟梨亮晶晶的眼睛,
“我喜欢龟梨和也。”
他早该坦诚的,现在也不晚。

—tbc

ballball你们营业一下啊我好想穿越回2017
pk不足OTZ

评论(2)
热度(20)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