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没有明天

*老梗,一见钟情
*ooc 意见可以随便提不爽可以随便揍

02.如果没有接到那个命令,山下觉得自己可能一生都不会见到好友A口中那个暗中和他对比不下的k,说来好笑,从前一直在A的话中塑造的k站在山下面前时反而不真实了。

“我差不多弄好了,你过来补一枪就行啦。”山下记得自己浑身湿透地翻过废旧工厂外墙,踩上生锈的铁梯时A的声音变得空灵,为什么要答应他介入自己这项任务,山下脑子突然糊里糊涂,之前两人都拎得很清,大概是涉及了k的缘故。A在听见他的消息时哈哈笑着,
“你要杀他啊,我帮你啊,我早就看他不爽了。”

山下不记得他们是何时生疏相厌成这样,KT的王牌要死了,他只有这一个念头,往日A对他讲过的细碎的逐渐拼成模模糊糊的影子,在他一脚踹开天台上锁的铁门时山下终于想起来k的名字,龟梨和也。

“你快点弄完啊我们出去喝酒……”
莫名的烦躁,山下断了耳机里的通话,径直朝离自己大概十步左右的躺着的人走去,雨很大挂在眼睫上会糊掉整个视线,龟梨和也,他在心里暗暗过了一次这个名字。

龟梨躺在天台上,血迹早被大雨冲洗干净,疼痛也在雨中模糊渐渐感觉不到,他隐约听见了天台门踹开的声音,是赤西吗。于是他干脆躺好闭上眼睛,按照多年不算愉快的搭档磨合这么大的雨对方应该不会仔细检查。所以当枪口抵上前胸时他只是放松躺着,
“龟梨——和也。”那个人在念他名字两个k时加重了气,遭了,不是赤西。

山下拿着自己最顺手的那支USP感受到了龟梨微弱的呼吸起伏,他躺在地上头发全湿微卷粘在清俊的脸颊边上,像给上天的祭品样任君宰割,山下清楚自己应该开枪,KT头文字被摘怎么都对自己和组织是件好事。
但他念了那个才想起来的名字,那双闭上的眼睛突然睁开,山下觉得灵魂被牵引出来揪扯,连颈边贴上一丝的刀刃也没有感受。

“嘿,我知道你。”他说,擒着人命脉开口却是轻松语气,“你是赤西的好朋友。”
“……”山下看见龟梨陡然凑近的脸两人近乎面贴面,他微翘的嘴唇间的气息仿佛是寒冷中唯一的热源。
“我要杀你,这是我的任务。没想到第一次见搭档好友是因为这个。”

他……是故意的?
山下反应过来,在心里笑出来……果然,是能和自己并称的k。

龟梨在赤西主动提出要随行就把他计划摸了一半,索性隐瞒了自己得到的命令内容毫无防备地把后背给他,赤西一定会开枪。
枪响时龟梨没有任何意外,反正自己也动过这样的心思。

“干嘛笑着不说话,仗着自己长得帅啊?”龟梨笑出来,经他提醒山下才发现自己是笑着的。

完了,他突然好想吻他,

然后真的这样做了。

—tbc

刺激,我流pk

请停止对与恋爱无关人物的任何评价,我补档自成观点

评论(5)
热度(23)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