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PK|没有明天

*AU现代双杀手设定
*ooc 建议可以随便提不爽可以随便揍

00.我所能依赖的唯你而已。

01.山下智久推开门后意料之中看见他的和也醒着,坐在他们那只有相拥才能睡下的一隅,和也双手撑着起来眼睛在楼道昏暗的灯传播过来的光中亮得像山下刚刚边抽烟边看过的月亮。

“你去哪了?”他的和也没有问这句话,山下在回来路上反复想过该怎样回答,现在面对这样的沉默相望反而是不知道该做什么,尽管他知道为什么会得不到疑问。

不然就不会是他的和也,他的龟梨和也,他们曾经是分执黑道半边天两组织各自的王牌。
所以他很清楚自己是去干什么了。
也有可能,因为他们脱离太久了。龟梨或许根本没望那想。

“困了吗?”他像是被惊醒的一样,开口带着软糯糯的娇气,虽然在脸上找不到一丝困意。
山下脱下雨水浸湿的外套,里面的白色短袖也沾了一层薄雨贴着他紧实的腰腹透出浅淡的肉色。
“快去洗个澡吧,我留了热水,你要吃点什么吗?”

“不用啦,你快休息吧。”山下走到龟梨面前,伸手拢了拢后者前额睡着压乱的碎发又亲了亲他眉间,
“快睡吧,是我回来太晚了。今天要搬的货超级多。”他还是撒了谎。
山下听见自己唇瓣印在人眉间时通过骨头皮肉传来笑声的轻颤,比耳朵收到的更快也更有实感,几小时前他双手还沾满红血锋利的匕首也在人骨骼冲撞下变钝……

那又怎样呢,山下手指抚过龟梨脸侧拇指按在下巴那,然后吻在了他的唇上,

我的和也。

圈在他腰上的手,细细密密的温度驱走了雨水的冰冷,让他终于有种回到人间实感。

“晚安。”

“晚安,你快点啊,我不想睡里面。”

“好。”

03.洗完澡后人反而从疲倦脱出,山下坐在仅有月光照亮的床边神思逐渐清醒。他低头去看说好要留一半床给他的人早就大字张开睡着,一点也没业内闻风丧胆KT头文字的警觉。
“洗完啦?”他突然醒了,笑眼看着山下,“你好香啊。”

“我们用的是同一款浴皂好嘛。”

“可是P就是要香一点。”

“那现在香香的P要和你睡觉了,你愿不愿意呀——”

“噗——”龟梨伸手又环住山下的腰脸埋在他那蹭了蹭,“我好困啊……”说完声音渐小,居然这么快入睡了。
山下正想着事外套里手机轻微的震动了一下,因为龟梨的手还环在腰间他只能伸长手去够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所幸这个屋子真是太小了不太费力就拿到了手机。

信息很短,山下看完拔出电池把手机放在一边,又低下头摸了摸龟梨软软的头发。

大概明天钱就会到手了。
龟梨睡着的样子总会给他很安心的宽慰,就像两人选择脱离原来的生活山下最开始的迷茫不安龟梨都会一一为他抚平,

抱歉和也,我还是去做了。

外面是云淡风轻的月圆,一点也没有下过大雨的迹象,山下湿漉漉的外套提醒他自己淋过雨在雨里杀了人,上次还是两年前,也是个雨天,雨点大得要把整个城市冲刷干净——
他第一次失败,被自己猎物捕获,他与龟梨的相遇。

—tbc

刺激我终于动手了

评论(4)
热度(20)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