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双首领|人寰

*双首领AU偶像设定
*ooc预警(对不起啊前几次都没预警)
*点击全文看福泽大爷如何直球攻击(stop)

M side:

森一直跑到没力气才停下,等细汗冒出来再被风一吹晚冬的冷意还是在劲头上的。好冷,他从福泽家跑出来时只顾抓墨镜连外套帽子都落下了,森暗骂自己太蠢一边往便利店的关东煮走。

等森捧着一大杯关东煮暖着手慢慢往家的方向走时已经快十点半,但他不想回家,之前困得恨不得能天天黏在床上现在已经过了睡觉的点他居然不想睡了。
“诶,你看那是Mori吗?!”闷头正走着竟然被认出来了,森心中暗叫不好,偶遇粉丝简直是Idel最难办的事了很多黑料都是这么被爆出来的。虽然自己现在……大概就是头发比较乱深夜不回家在街边吃关东煮能让媒体写写。所幸女孩没什么过激行为只是停下来看着他,森呆呆地向她们招手然后指了指前面的巨幅咬着半块巧克力的自己:“最近老有人说我长得像那位。”
还好还好,这里居然有自己的广告牌。
“呀,好可惜,你也长得不差嘛。”听见不是本人女孩们快速离开,森松了口气不敢在路上抛头露面赶紧打车回家。

他想起福泽和自己,可能因为晚上风吹得太多了吧。仅仅靠尾戒的红线牵着小指两人还是会走散,他挣开福泽的手时天飘着轻雪,他把那个厚牛皮纸袋捏得很紧因为里面是福泽solo的文件要他签字才能正式成行。
“森。”福泽小声地叫他。
“晚安。”他走得很稳也很快,回到家中雪化了浑身都是湿的,那个文件已经被自己扣了半个月今天不得不在老爷子面前保证明天给答复。当他摘下湿润润的围巾时开始想念夏天,夏天的冲绳,福泽还是会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少年扭着自己去买那对尾戒,戴上之后两人都有种什么东西已经改变的意识于是顺利地执手而行。福泽在冲绳的那片漂亮的朝霞里从背后抱着他举高让他去摸似乎垂坠下来的云彩。

“我要和yukichi一起出道到东蛋开演唱会。”他于胸前听到自己心跳和福泽的笑声,
“会的。”福泽回答,那是承诺。
但是他们在那个冬天没有撑过去,以后不管有多少个冲绳的夏FM也不会有Fukuzawa的身影。森看了FC粉丝的联名留言:可不可以让yukichi留下?
抱歉啊,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虽然表面上是。他看了那条联名请求很久,以后再也没有比那年更冷的冬天。
他失去了福泽,FM失去了“F”。

森泡了个澡,一直磨到水冷了才念念不舍地爬出来。冰箱没有吃的,家里的厨房基本上是摆设,今天他却想一直待在那里。哪怕只是看着空空的锅。
他们和解是在福泽只身去LA半年后的圣诞节,直至平安夜他们没有说过任何话。哪怕是织田和广津在自己身边和福泽通话,问要不要和Mori说句话男人都会比自己先拒绝:“别,他还生着气。”

福泽离开后自己的生活有了很多宽限,比如没人会阻止他在休日空腹喝酒从凌晨到下午六点准时出门泡吧,也没人能让朋友在自己酒醉后打电话来接他回家。森有时候用自己手上那把钥匙打开福泽住所的门然后撒气一样全部搞乱后就在福泽床上睡着。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天。
于是自己终于在圣诞节中午被胃痛搞下了床,他惯例宿醉会睡到晚上八点。按着检索上的方法自己在福泽厨房里给自己煮粥,因为他想念了,自己每次饮酒后男人都会很要紧地让他把醒酒茶和白粥喝下去。手忙脚乱之后森小先生总算喝上了及格线边缘的粥,然后把胃药就着一并吞下,温热的米和水熨贴过他脆弱的胃壁终于让他安定下来,不想喝酒了,他想。
森坐在餐桌边很久,久到眼眶发潮都没发觉,他翻出手机没想过时差直接给福泽打了过去:
“你在做什么呢。”
森想过福泽很多回答,在和朋友庆祝、在弹琴、在写曲子也可能在休息。
“Ougai,我好想你。”福泽说,男人那边很安静,恰好自己也坐在空空公寓以至于让他产生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错觉。
他觉得面皮过不去,不说话更是暴露,于是在短暂沉默后摆出强硬的语气:
“……你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tbc

有意见直说就ok直接动手都ok我就是搞搞私心创作(。)
要相信自己努力可以获得幸福的(。)

评论
热度(14)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