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比恨你好过,我光明磊落

周江|昼临(二)

*架个空

*女装注意

上一节

转眼到了新年,边城张灯结彩。周父则加紧了防备,边境素来有小骚小扰,新年更是不能放松。周泽楷自然也要跟着去,小小身板挺直得像迎风而立的松树。“小周,小周!”江帛桃突然从后面赶过来,酡红风披被风吹起,让周泽楷远远地就见着了她。


怎么了?他伸手剥下来人额发前头的一片雪花。

然后就见到江帛桃稍微打开前襟,一大块淡黄的皮肤露了出来。
“你做什么?”周泽凯有些着急多的还羞。想阻止但那位置却让小君子动弹不得。
“这个给你。”江帛桃往他脖子上挂了块东西,微微凉还带着主人的体温,纤细的手,将它塞进

周泽楷内襟里“莫给别人瞧见了。”未等周泽楷说什么,江帛桃就提着裙子逃似的跑走了。走得真快,周泽楷想,他的手好凉,还没来得及给她捂捂。
“泽儿!”父亲在叫他了 
天渐渐黑了,今天是除夕,她怕跟着母亲在府里忙吧。


“胆子太大了,你呀……”他真没想到江帛桃有这种本事,以为只有明年才能见到了。少女提着食盒,笑吟吟地摆开:“夫人想你们,我们两个在家好冷清啊。”都是颇为丰盛的小食。周泽楷听到肺腑之言,也不作声,只管吃点东西,掩着自己的慌乱。

“喝点汤,来。”乌骨鸡炖得酥烂而不散,配上铁棍山药,胡椒屑和临喝前撒上的少许井盐喝下去,整个人都暖和了。江帛桃手腕上白玉镯撞在他盔甲上叮当。少年忽地抓住她的手,“你的手好冷,娘亲还让你出来。”那镯子是母亲赠给她的。

“但我身体很好。”江帛桃可爱面容长开了些,有些若隐若现的英气显现出来。“快吃啊,别被老爷发现了。”
“好。”周泽楷突然想起两人一起读的长干行。他与江帛桃相识已过了青梅竹马的年纪,可少年心思才懵懂,情愫初生又怎能说的清爱恨呢?

江帛桃走了好久,周泽楷还觉得她身上的果香,油烟气在这里停留。他把那块儿江帛桃送给他的东西拿拽出来,是块绿油油,翠色惊心动魄的玉佩,圆润的一颗平安扣。他好似见过。哎,这么多人求平安,做成平安扣,当然眼熟了。周泽楷这么想,可这块玉质地极好,不像是江帛桃这样孤女应有的东西。是偷的,还是有人看上了舞送的?他这么想过来,江还从未向他讲过做舞姬前的事,回去就问,她一定会给自己讲的。周泽楷想好了,现在钟声一过,守夜的边城也安静地睡下了。周泽楷把玉佩收好,望着明亮的碎星点点,好像见到了江帛桃眼里的光彩。

“敌袭!敌袭!”
江帛桃听见喊声披衣走到庭院见到慌张赶出来的周母一把扶住:“夫人!”
这一声将周母拉来:“小桃,泽儿他们肯定顾不过来了。”全城防备起来,一致对向城南的突袭的敌兵。江帛桃想着,一边匆匆捆头发,全部的守军去往城南……那城西的粮草就仅有守卫保护了!她束高发髻,眉宇英气尽显,再见周母“夫人,所有人去往城南。城西粮草有危险!”
“小桃……”周母眼泪婆娑,早已不知该怎么办。江帛桃换上的是周泽楷的衣服,她差点没有认出来。

“夫人,请将老爷预留的青符给我。我会去接应老爷他们的。”
“好,好!”周母一下子找到了方向,将青符和周泽楷另一柄佩剑一并交给了少女。“一定要把他们平安带回来啊,小桃。”
“好!”少女头也不回,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小周……”
他瞧见她慌了,江帛桃拿到青符后把截到的兵两支分开,一支去了城西,一支与自己一齐去了城外接应。周父是不想还有接应的。眼神示意赶来的江帛桃去看受伤的周泽楷,他走不开,要是儿子死在这,他也不能往后退一步。周泽楷见到江帛桃时以为自己死了,他的眼睛那么亮,就是星星化的吧。

“你别哭。”周泽楷抬手擦掉她眼里打转的泪。江帛桃将他盔甲斤数除下小心翼翼的将头贴在他未受伤的胸前,“没哭咧,看错了。”撒上伤药两人等着这场小骚动的结束。
“很好很好……”周泽楷按着她肩膀,手指抚在少女脸上有些贪婪地描摹柔软线条,像要这样把她记住一般。“你今天所作所为真像个男儿郎。”
“若我真是个少年郎,小周将如何?”她问这句话时,一半认真一半调笑。周泽楷见她有点期待的小表情,只顺着她说句俏皮话“本想着要娶你过门,这下要瞒着爹娘才能娶你过门了。”随后想着,这清丽容貌,在花烛喜帕映照之下不知有多好看。
“小周…很多事情我没有告诉你。但是我的心意,我想你能明白。”江帛桃眼神深邃,看向那远远不得见的未来。周泽楷握住她冰凉的手,要是真是男子又如何呢?唉,真是想不出来。
“好。”他小声地应着,那一刻他才觉得自己似乎驯服了什么东西。比如一只狐狸或者是一只狼,那一刻一颗星才真正地落在他手上。他忽然觉得长夜漫长,想着都是些很遥远的事,不着用的东西,但江帛桃就在身边,就很好了。


评论
热度(12)

© 绿色凝胶 | Powered by LOFTER